巴山剑侠传 第四章

小说:巴山剑侠传 作者:艺顿 更新时间:2020-01-13
  四

  返回巴山派的路是往西,而往北只会碰上清江、更远则是长江,李群山在前,胡小姐在后,两人一前一后,尽力快走。

  胡小姐问道:“大侠为何不回巴山。“李群山道:“丁老胖子肯定会分人向巴山而去,路上定然有重重障碍,只怕还没有到便死了,不如住排帮而去,排帮受过我师大恩,定能收容。”那排帮帮主受过向断石大恩,每年都会派人上巴山派拜年,是以两家关系极是亲厚,李群山想到往排帮而去,也是没有办的办法。

  当下两人向北而去。夜色之中,两个人影摸摸停停,后面的白色人影不时倒在地上,前面的青色人影时不时转身过来相扶持。

  两人走后的不多时,一身大红的丁原山果然到了,同到的还有上百魔教教众,此时色公子亦陪在身边,色公子将这湖北一省的所有魔教人手都调了起来,此时那湖北分舵的舵主十分不满,对色公子没有好脸色,湖北分舵主在魔教中是讲经法王一系之人,也是背后有人之人,此次折了人手颇多,有功算到色公子头上,有过却是要让湖北分舵去但,那湖北分舵主谭虎自然是不愿,脸色对色公子极是不好看。

  丁原山自是知道两人心中不和,不过也不想去管,对谭虎道:“谭兄,三才子死于李群山手中,正是打我圣教之脸,若不杀之,如何在江湖上立足。”谭虎道:“我聚集人手,正是要威逼排帮那群苦力汉,分长江船运之利与我圣教,和巴山派之争,只是面子,和排教之争,正是实利,若是成功,每年可为我圣教增八十万两银子。眼下不去做这正事,却去和巴山派拼斗,胜了也没甚回报,只怕教众之血,白为某些草包流了。”色公子大怒:“骂道,你且懂什么,打下巴山派,正是为了威逼于排帮,且船运之利,只怕八十万两银子都不止,却年却只上交了四十万两,要让某些人吞下一大半,却还好意思说,当我圣教教主不知下面有人么下吞了银子么?”

  谭虎脸皮发红,大叫:“银子一分不少,正是全部上交了,我圣教要夺这花花江山,怎能没有银子使,你以为学你收一点山头就能为我圣教养一支大军。”原来色公子收服了许多山头大盗,收为魔教旁支,平时以为驱使,这色公子常用的手段。

  两人当前数百教众,便要吵将起来,丁原山看着两人,转身走了开去,不想卷入两系人的斗争中。在魔教中派系无数,但是大的派系,便是讲经法王系与长老团系,讲经法王系控制着数百万教众,掌握讲经大权,立圣女、教主。更为重要的是,讲经法法系控制着魔教的钱财收入,相当于控制了财政大权,而长老团系则有上百武功高强的江湖高手,控制着为数众多的金衣使者,与江湖上众多的黑道、绿林势力都有关联,每当魔教的财产受损,便要靠长老系派出高手去解决硬的点子,只是两者常有争斗,且争斗起来,血腥异常,比起与正道争斗的伤亡都要大,丁原山在魔教内部一向骑墙,自然是想躲开两人的争斗。

  正当此时,一教众跟了上来,此教众身形瘦小,一身金衣,正是升了职的秦匪,此时秦匪已牵了一条狗,正在地上乱闻,闻言大着胆子上前道:“舵主,公子莫要争了,此次,某有一计,既可以打排帮,也可杀了李群山。”

  谭虎道:“你且快快说来?”

  秦匪道:“那李群山自作聪明,往北跑了,定是去了排帮,想那排帮与巴山派交情极深,定然不能将李群山拒之门外,我圣教正没有借口向排帮下手,眼下,我等容李群山到了排帮,再正面发难,要排帮交出李群山,若排帮不交,我等正有名义向排帮下手,若交之,我等就大告于天下,说排帮加入我圣教,到时,一来除去李群山,二来让排帮和正道决裂,第一个不放过排帮之人便是向断石了,那是我排帮不得不向我圣教求援,那是我圣教不是想要多少便有多少么?不怕那排帮不听话。”

  色公子闻之大喜,叫道”正是如此。”手中摇一柄折扇,作出潇洒之状。

  谭虎迟疑片刻,心道:“此功定要拉上丁原山,与丁原山分之。若丁原山得此大功,当会与法王更进一步。”当下也同意了。

  丁原山却道:“若李群山未到排帮如何?”秦飞谄笑道:“我等将他往排帮赶便是了,围三阙一,不怕他不往排帮而去。”丁原山道:“真是好计,就如此实行。”

  上百教众手执弓箭,火把,秦匪在头前引路。一行人向北而去。色公子与谭虎等人自然有马可骑。

  李群山带上胡小姐,两人走得一阵,果然后面隐隐有火把,李群山凝神一听,竟然有狗叫,不由大恨,想不到魔教竟然有猎狗。当下换了一个方向,折向东去。

  不料走得一会儿,东面也有人声,隐隐传来喝呼之声:“莫要叫李群山跑了,莫要叫李群山跑了,”声音隐隐传来,看来人的数量,不下上百,正是魔教在东面派出的人手。李群山又折向西,不料也是有魔教教众设立关口。看样子,魔教竟将三面都围住了。

  李群山咬了一口野猪肉,拍了一下头,道:“定然是对方知道我往排帮走,看样子明明可以追上我,为何却隐隐不追。”左右思之,“啊”的一声道:“原来,他们是想把我逼入排帮之中,早听解师妹说排帮和魔教因为水运之事几次要动手,皆因魔教没有正大光明的错口没有下手,这次是要用我做那借口,如今,是去还是不去,不如返身大战一场。”

  又看一眼胡小姐,暗道:“那可不成,我且战死,这胡小姐怕是惨了,说不定真的落到裘败天手中,那可真是生不如死,不如将胡小姐送入排帮之中,托他们看护,我且不进排帮,到时再与这群小大战。

  当下故作轻笑道:“胡小娘子不用担心,此群小不敢上前耳,到了排帮,到时就没事了。”当下拉了胡小姐,两人向东去,路上李群山几次让魔教教众发现,教众皆大呼将李群山往前驱赶,却不上前拼杀,李群山亦是心知肚明,走得也不快,路上调息运功,心想到将胡小姐送入安全之所,到时定要杀个血流成河。

  两三日之后,李群山拉着胡小姐已近了排帮地面,这两三日,胡小姐与李群山同食那冷猪肉,脚上走出了血泡,也未叫上一声疼,李群山心中暗自心疼,想到她亲人死于魔教之手,自己只怕也是要死了,以后也没机会照顾到她,不知她一个女子如何生存下去。不由得心疼。

  胡小姐神色镇定,白净脸上虽是风雨,眼中却是坚定。李群山心道:“我所见的女子,比起这胡小姐,大多差得远了。”

  排帮正大门,正是万州水运码头,排帮,不在地上,却在水上,正由一大排船只拼成,人面上百壮汉,上面飘着大旗书,“水运万里”而李群山之身后,是若隐若现的魔教教众。

  此时,数里之外,色公子,谭虎、丁原山、秦匪一众人皆眺望远方,只见众人身边无数教众来回护卫,人数不低于五百。

  丁原山道:“谭兄,为何带上如此多的人手,不但人多,而且来了许多强弓,盾牌一应军品,看样子是攻城么?”

  谭虎笑道:“当然不是,万一排帮收容了李群山,与我们来硬的,我便要安排手下强攻而入了。眼下更多人手正朝这边来,我估计到时可以汇聚一千二百多好手,是兄弟我能调的最多的人啦。”

  色公子冷笑道:“一千二百人,只怕不够,排帮这群苦力汉,这总坛之地,估计不少于一千人,只怕人不够啊。”

  谭虎笑道:“哼,我早有准备,这两湖的许多军户穷苦,我这两年特意加以吸收入教中,这次来的三百多人,都是上过边关战场的军士,他们武功不行,打仗却胜过江湖百倍。正要用之,而且此次起事,正是以这些军户为底子,某些江湖高手,到了战阵之上,却是全无用处。”

  色公子与魔教一众人立于众人之后,此时一魔教教众上前到:“公子,排帮来了信使,乞请面见公子。”色公子与众人道:“众位,且猜上一猜排帮要说上什么?”

  丁原山叹上一口气道:“不用想,那排帮定是想用李群山来保自身之平安。”

  此时秦匪上前,此时秦匪得色公子抬升,已可以上前说话,道:“小人看来,排帮定是想献上李群山,若小人所料不错,排帮还要求悄悄献上李群山,想要我圣教为排帮保密,这样,他们既可以保全自已的名声,为正道所容,又可以不得罪我圣教,打的是这样一个主意。”

  色公子笑道:“古人言有与虎谋皮者,此排帮,真是蠢到了家,我等所欲之事,不但欲得李群山,更欲得他排帮水运之也。且让他们上前说话。“

  不多时,一名一身水手服色排帮大汉上前磕头道:”见过圣教圣使大人。”

  色公子道:“排帮意欲何为?”

  那排帮帮众道:“我排帮只是一群苦力人众,如何能入圣教诸位大人之眼我家帮主说,不欲与圣教诸位大人为敌,愿与圣教修好。”

  秦匪道:“排帮欲保李群山,此人杀我圣教三才子,正是我圣教大敌,这还不是与我圣教为敌么?”

  那帮众道:“小人来时,帮主已捎来话,愿将李群山献上,另愿献上白银万两以资助圣教大业。只是一事相求?”

  丁原山道:“你且道来?”那帮众道:“我排帮帮众拿下李群山之事,望圣教为我排帮保密,不可让巴山派一干正道之人知晓,不然我等不容于正道矣。”

  色公子笑道:“这是自然以,我圣教与排帮无有争执,怎能伤了两家和气。”

  那帮众大喜。色公子道:“你且让沈仪龙快快将李群山拿到,我圣教正要杀之以告我父亲在天之灵。”那排教教众连声称是,当下退下。

  谭虎道:“色公子,照你说我们排帮真的不打了?”说完脸上露出不满的神色。

  色公子道:“当然要打,排帮一众人只想保住那源流不断的财路,好坐享其福,他们那知,我们正是人也要财更要,还要让那排帮身败名裂,不为正道立足,等他们拿下李群山,我们就大告武林,排帮助我圣教拿人不说,还要加入我圣教,到时,定要让那沈仪龙里外说不清,到时候你再带人以威压之,不怕他不入我圣教之中。”

  众人听到此语,皆露出大笑之声,既笑李群山无路可逃,也笑沈仪龙天真

  李群山此时已到排帮总舵,那大门极高,一对石狮子立于门前,显出威武之色,门边一个弟子也没有,竟然在大白天将大门给关上了。两边的街道上,也是一个人也没有。

  李群山走上前去大力拍门,那门竟是不开,李群山大吼:“我乃是巴山大弟子李群山,求见排帮帮主沈仪龙。”反复拍了数次,亦是无人来应声。

  胡小姐扶住李群山,两人一齐走在那大门口,看着空旷的街道,此时一个人也没有,这地方如同死了一般。想是居民知道魔教来了,都抢先一步跑掉了,或是将大门紧闭。

  两人正等得无聊,不想后面的门轰的一声,一群汉子将门打开,冲了出来,将两人围住。一帮众先道:“你说你是李群山,有何凭证,到我排帮要吃要喝的人多了。”李群山大叫道:“吾正是李群山,与沈前辈有旧。”那帮众又道:“我帮主出了远门,不在总舵之中,你且等上个把月,我帮主自然回来了,你且自己先走罢。说罢也不理李群山,转身便回去了”

  过了一会儿,那排帮众人又突然分了开来,一人快步上前,那人四十来岁,脸色深红,一张脸上挂满笑容,正是排帮帮主沈仪龙,沈仪龙上前拉住李群山之手,连连道:“李少侠无勿要怪罪,下面之人不识得贵人,还不与李少侠赔罪。”那教众懒洋洋上前拱一拱手。李群山分明听到:“就是一祸根。”李群山料知对方不会欢迎自己,却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刚才还将自己挡在门外,现在却对自己这么热情,中间想必是有什么变故,只是自己忚不知道。

  当下道:“沈帮主,我巴山派与排帮有旧是否?”

  沈仪龙脸上一红道:“那是当然,沈某昔日差点儿让仇家杀死,正是向掌门救得我一命,那时沈仪龙只是一个打鱼客。”

  原来十多年前沈仪龙打江湖之时和湖口三雄拼命,被湖口三雄带人追杀,星夜躲在巴山派,湖口三雄不敢进入巴山派,才让沈仪龙活下命来。李群山道:“好,今日吾且求得沈帮主一件事,万望不要推却。”

  沈仪龙道:“李少侠且说,今日有一分基业,都是向掌门赐予的。”李群山用手一指胡小姐,道“此女身受魔教之害,亲人死于魔教手下,吾要向帮主将此女收留,待我师到来,将此女交与我巴山派,且先谢过了。”

  沈仪龙脸上色变,心中却是暗喜,假作道:“少侠何必如此,少侠难道不入我排帮避上一避,待到向掌门到来。”李群山大笑道:“吾平身未怕过魔教妖人,今日且将胡小姐送到安全之所,再与魔教妖人战上三百回合,纵然身死,又有何惧。”

  沈仪龙心中暗道:“先前说与魔教,献上此人,必然要将此人骗入总坛之中,然后下药捉拿,送与色公子,不过巴山剑派亦是名门正派,万一走漏风声,让向断石知道,如何保住这一份基业。且如这李群山所言,这一个女子,又有什么打紧,想必色公子不会计较,到时祸怎么也落不到我的头上来。”当下心中大喜,脸上却是作悲色道:“定然不负李兄所言,那李兄弟是不是不进我排帮了?”

  李群山道:“不必了,李某自有打算,沈帮主还是快快退回去罢,不然魔教马上便来了。”

  沈仪龙一挥手,一群人呼啦之中钻进了大门中,沈仪龙一拱手笑道:”李兄弟自己注意,沈某这便不陪了。“说罢,那大门轰的一声关上了,只留下一双双眼睛在门缝中向自己看过来。

  门关之时,市镇之上响起了整齐的脚步之声,魔教教众如同黑潮一般,出现在视里之中。

  长街之上,众魔教教众一齐逼来,当头正是丁原山,后正有色公子、秦匪、谭虎等众。

  色公子大笑道:“沈老兄,你拿下了李群山么?我正想与你把酒言欢,拿李群山之心肝下酒。”

  躲在门后的沈仪龙脸色不好看,李群山大笑道:“色公子,你之挑拨,吾自不会相信。”李群山心中明镜一般,只是要让沈仪龙保护胡小姐,不能与沈仪龙翻脸,李群山心中如何不知沈仪龙所想。

  色公子还想再说,李群山拨剑而出,万州本是阴雨天居多,李群山此剑一出,天地间仿佛有烈光出世。让人不敢直视李群山之剑。

  丁原山道:“李少侠受我重伤,可能再拨剑一战。”色公子道:“且啰嗦什么,大家一涌而上。”

  色公子更是大笑道:“李群山,你可看见,所谓正道众人,多半是这个样子,偶有两个有热血的,我们便将其杀了,让他人看一看,与我圣教做对,是个什么下场,其他人学到了乖,再也不敢与我圣教做对,长此以住,江湖何人不服。”

  李群山道:“色公子,你这等草包,你可知你为何永远不能成为一流高手,正是因为你心中无有信念,强时可仗势欺人,弱时做谄媚乞求之色,人若无信,不过一狗,永远只是一个二流打杂之角色。”

  色公子做怒道:“可惜你马上便要死在我这二流角色手上,我还要让这个江湖所有人都做狗,要让你这种大英雄死个精光,我天生就是福报大,我天生就要享受,我天生就要让别人痛苦,你们还没有办法拿我怎么样,你能怎么样?”

  丁原山心中暗道:“李群山所言极是,色公子在教中什么武功学不到,什么高深内功心法没有,可就是练不成,为何,正是因为色公子内心不信,自己若非当年受到了挫折,怀疑内心之信念,因不至于武功到现在只在长老团中排未流。”又想到:“此李群山,心中无畏,灵明有智,再过两三年,便可在我之上。”

  色公子正要让教众一涌而上,此时排帮大门却呼啦一声打开,众人大奇,难道排帮敢与魔教为敌,正疑惑间,只见一女子,一身白衣,穿孝服,越众而出,走到李群山面前,道:“小女子怎能为求活命让李大侠独死,愿与大侠共赴死。”来人正是已然被李群山送入排帮的胡小姐

  李群山急道:“胡小姐,是排帮不能容你么?沈仪龙竟然如此不堪。”胡小姐道:“是小女子自己要走出来的,小女子不愿待在此小人之所,安能独自偷生。”

  李群山心中感概无限,道:“胡小姐何必如此,生之不易,安能轻舍,且小姐之家人怎能放得下?”

  胡小姐道:“大侠何必瞒我,家父亲疼我无比,若家父亲真的还在世,那无论如何,家父也不会让大侠一人来找我,此时家父定然已死于匪徒手中了,一身孝服,便是为家父所穿,,一路大侠强用隐瞒,小女子却是知道的。”

  李群山不语,只是将手中的剑握得更加紧了,缓缓道:“我却是小看小姐了,小姐真是女真丈夫也。”又喃喃道:“到底是德行并重之女哉。”

  色公子笑道:“怎么忘记你这小娘皮,待会儿你便知道从这排帮大门走出来是你一辈子最为后悔的事。”胡小姐正色道:“你这恶人,吾从来没有怕过你。”

  李群山笑道:“色公子,你连这位胡小姐都差得远。”此时连丁原山心中都称是,这个女子若是练武,定能战胜心魔,成就之大,非是色公子这等外强中干之辈可以相比。自己若想更是一层,亦要有自己的德行。

  胡小姐对李群山道:“李大侠待会请给小女子一剑,小女子如何能受此等人之辱。”李群山道:“定然不负小姐之言。”

  色公子对一众教众道:“你们等什么,还不上。”一群弓箭手上前,李群山大吼一声:“今日吾荡尽群魔,还这世道一个光明正大。”反手将胡小姐推开,一道剑光,沿街而上,真指魔教教众,当前数十教众皆死,身首两段,血光飞起老高,这些人都是军户入了白莲教中,武功并不高强,谭虎本是想派人强攻排派,后面还有一群人拖着破城锤。正是用来强攻入排帮的,不想没有用上。

  更多教众围了上来,李群山叫道:“吾相信,平等与自由;吾相信,尊严与勇气;吾相信,幸福与平静。”丁原山心道:“原来这便是李群山心中之信念了。那剑气如长虹般,在教众群中进进出出,血光飞起,一时魔教教众哭号乱走。无人能挡李群山之一合,更有许多人,转身向后面便逃,色公子一时大意,将弓箭手放在前面,却是因为自身不学无术,也不知战阵之要。

  丁原山一看,自己要出手了,当下飞身而起,顿时压住了李群山之剑气,李群山此时虽然受伤,却是越打越勇,爆发了十二成的功力,只感到自己忘记自己受伤之身,仿佛自己便是一股剑气,冲向那污秽之所在,正是功力大进之象。

  丁原山心中惊奇,此子身受重伤,不退反进,当真奇才,人生得遇此对手,生而幸之,当下尽不留手,用尽平身功力,一时间,飞沙走石,众魔教教众皆退避之。

  谭虎色公子立一边,色公子挡心李群山突然拼命伤到自己,退了老远,谭虎道:“吾平时看不上丁长老,此时才知丁长老竟是如此高手。”原来丁原山在魔教之中一直是骑墙派,对谁都讨好,以至于许多人看丁原山不起。此时丁原山见到英雄豪气李群山,亦是想到自己十数年来唯唯喏喏,和李群山一比,真是不知差到那里去了。此时心中激起了心中压制十多年之心意。斗到激荡之处,丁原山运功,排帮门口两坐大石狮,重逾千斤,竟然让丁原山两手同时舞到空中,高达数丈,如同舞灯一般。而李群山之剑气,将那两大石狮子削得如同两个石球一般,不多时,两个大石狮,变作了两个圆球一般的东西。

  此时无论是魔教众人,还是偷看的排帮众人,心中都是惊骇无比。魔教众人不敢上前。胡小姐在一边,亦是没有人去管。两人都刻意不波及到地上的胡小姐,才有胡小姐安然。

  此时秦匪现身色公子面前,大叫道:“箭手再上前,与我射死那李群山。”一教众道:“那亦会射到丁长老”秦匪道:“不管了,我等也是助长老拿下李群山。”

  顿时上百支利箭飞向两人,一箭飞向地上的胡小姐,李群山乱剑挥出,剑气虽利,也挡住如雨般之箭。身上中了数箭,丁原山也是中了两箭,地上的胡小姐胸口正中了一箭。此时李群山血流一身,剑柄之上都是血,力气渐渐从身上滑走,再挽了一个剑花,一手撑剑,坐倒地上。似是再也没有了力气。

  色公子大喜,叫道:“停下停下,你等上前,将李群山的手脚筋都挑断,再将李群山押到我面前,我要慢慢的杀他,任其哀嚎数月方死。”数个魔教的教众手持兵器,却不敢上前。

  李群山对地上胡小姐道:“李某力尽于此,且先送小姐上路。”闭眼提剑欲向胡小姐刺下。

  正当此时,只听到逢的一声,又有无数马蹄沿街传来,然后听到无数的呼啸之声,一阵阵黑点飞向魔教教众,飞到近处方才看清,竟是军队所用的弩箭,那箭飞入魔教人众之中,顿时惨叫之声迭起,射穿一个,竟然又射死另一个,又听到地上轰轰之声大起,有魔教教众大叫道:“是官兵来啦!是官兵来啦!”

  一阵箭过后,视野之内,着具装甲的骑兵并头沿街而来,后面旗帜如林,竟然是装备精良的官兵,那些官兵排好队形,围住魔教教众,砍杀不已。

  李群山抬眼看去,只是一大群骑兵,乘马而来,马刀如林,许多魔教教众转身便跑,结果让骑兵追上,从背后杀死。此时丁原山,色公子一众人已然不见了踪影。李群山浑身似是血人,看到最后一眼,是一杆大旗,上书:“两湖行军大总管”然后力气用尽,倒地不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爱豆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巴山剑侠传,巴山剑侠传最新章节,巴山剑侠传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