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剑侠传 第五十七章

小说:巴山剑侠传 作者:艺顿 更新时间:2020-01-13
  五十七

  夜色放明了,天际一点点儿发白。

  流民兵营中开始了早饭,今天披甲战兵肯定吃得好,一盆又一盆的白面和稀饭端了上来,披甲兵们席地而食,这些老兵们极少发出声音,他们极为冷静,知道这时应做些什么。

  后面的新兵就有一些不顶事,时不时发出一些混乱,有些新兵将盔甲反复检查,担心上阵后出错。

  方家庄内也燃起了饮烟,打仗是个体力活,没有力气是不行的,要穿上几十斤的盔甲,拿上兵器和对方拼杀,怎么能不让兵士们吃饱。

  双方都有默契,自从看到方家庄射杀庄丁后,胡海马就知道对方肯定会死战,而武传玉张家玉也知道对方攻入庄子后肯定会屠庄,双方都没有什么话好说,唯你死我活尔。

  又过了半个时辰,方家庄一声长牛角号吹响,庄门大开,一排又一排披着棉甲的兵士出来,武传玉在墙头指挥,几个有战力的杀手队,箭手队都排好了,鱼贯而出,一边是看着他们出战的方家庄的父老。

  方应之的第三杀手队出了庄墙后,排在最中间,然后是其他的杀手队,大概用了小半个时辰,上千人的队伍才一齐出来,排在河提岸上,这时候对面流民兵也是号角吹动,对面也在调兵,只看到流民兵营中将旗挥动,骑兵策马奔冲,带起了无边的烟尘,烟尘散了开去后,就看到一队队的人影在“轰轰”的脚步声中出现了。

  这边也排好了,虽然军纪严令不得回头,方应之转动眼珠,看了看两边,都是杀手队为单位,箭手穿插其间,后面的旗子挥动,呼了一,号吹了二声短声。

  方应之记起来干什么了,作了队长,当将旗挥动时,他应当发声,当下挥动手中旗枪,往地上一跺,大声道:“虎”

  后面上千人一齐大声吼道:“虎、虎、虎。”

  武传玉将旗一挥,全军开动,数千人一齐迈开脚步,向河床而去,只听到无数的“哗哗”的脚步声,这声音武传玉已然不陌生,在校场上,方家庄上百次这样操练过,所以队形不乱,只是将已前操练的东西运用起来罢了

  对面不想干等着挨打,也是将旗挥动,无数人影就向这边逼来了,队面的队形还不如方家兵,他们杂乱不已,军官在前面维持队形,不时有军官大骂,他们拿刀威胁那些走不好的人,叫着要他们排好。

  两军齐齐逼近,流民兵为了防方家庄夜中突袭,距岸一里扎营,双方相对而来,越来越清楚了。

  这在种军阵下,笨重的弩车显然不能适合,是以武传玉将弩车留在墙上,他身后是高高的干柴,上放放着容易产生烟雾的湿木,确保一点很快就可以产生大量的白烟。

  双方沉闷的走了一段时间,方应之只感到对面人影越来越清楚,流民兵最前的人装备显然不行,他们只穿着棉布袍子,手中拿上木板当盾,手中大都有兵器,但是显然不是这边这种配置,没有盔甲,让箭手一射就要失掉战斗,但是他们坚定的向前走着,尽管他们的队形不怎么齐整。

  两军相对,距离八十步,后面三声长号声,武传玉这一队的弩手出列,和箭手队一齐往前,在队列的中间小道,弓箭手们也小跑着从方应之身边跑过,不多时,武传玉的前面就站满了三排人,他们都没有披甲,张家玉武传玉一致认为给弓箭手披甲是一种浪费,他们披上甲,反倒影响速度,为了节省盔甲,他们都没有披甲,但是杀手队中的弩手却是有甲的。

  方应之看到一人人,那是方老爷的马车车夫方显发,这人虽然只是一个马车车夫,但是因为给老爷驾车,所以平时地位也挺高的,没有人敢得罪他,只见他也当了一个弓箭队长,正指挥着手下将箭从壶中取中,都别在手上,没有拾上弓。

  一排又一排的人立定后,影响了方应之的视野,他看不清远处的流民兵人群,流民兵人极多,可以看到他们后面还有骑兵,无数的烟尘在他们的阵后扬起,声势浩大,如潮一般涌过来。

  已到到了射程之内,对面的流民兵开始射箭了,他们没有统一的箭手,都是杂在人流中,向这边开过来,他们也不统一放箭,一边走,走到一定的距离,便站立了,个别就开始向上抛射。

  那些箭头飞在天空中,如同一个个小黑影,带起“呜呜”的声音,然后落在地上,方应之看到对面射来的箭便落在自己不远的地方,一支箭在他面前,箭尾还在震动,那是一支桦木杆箭,看来是从官兵手里缴获的,因为这种制式箭支方家庄也大量购进,后来武传玉看了以后,认为这些工部造的箭太轻,破甲之力不足,武传玉还督促下面的工匠们造成了一批新的重箭头,专门给弩手们配上了,用于射身穿锁甲的对手。

  对面一边向前进一边射,方应之开始看到伤亡了,前面一个没有穿甲的射手让对面一箭射中了脖子,他捂住了脖子大叫起来,不多进他便趴在地上,抽搐着,血流了一地,这种桦木杆的箭头有倒钩,射中后不能抽,刚才那个箭手想将射中脖子的箭扯出来,他猛一抽,倒钩便将血管划断了,如果被这种箭射中后,应马上折断箭杆,先将箭头留在体内,过后再想办法将箭头取出才行。

  对方一直不停的射箭,那些桦木杆箭带着“呜呜”的声音从天上落下来,箭尾划过一道道白色的痕迹,这些箭飞上天时很慢,但是落下来进却很流畅,不多时,方应之身边就又增加了几个伤者,但是大部分的箭都钉在空地上了,让河床上多了许多景色。

  方应之很担心,为什么自己人还不反击对方,看到对方已然到了八十步的距离了,这时好像还是没有举弓的意思,一个箭手太紧张将箭取了出来,他后面一个督战队的兵马上一耳光打过去,不让他马上张弓。

  看到以对方进了六十步以内,方显发才举了手中的旗子,等了许久的箭手们一齐张弓成四十度,后面的弩手则张成四十五度,他们射得更远,所以要抬得更高。

  方应之只听到复合弓胎发出的“咯咯”的声音,无数张弓张了开,搭上箭,指向了前方,箭手都左足向前,右足在后,身体呈一个拉弓状,弩手则将弩放在肩头上,用左臂托住,右手扣住扳机。

  方显发猛然一挥手中的旗子,同时大吼道:“射”

  听到“呼”的一下,一团黑影飞上了天,方应之觉天好像黑了一下,那是因为箭太多,将天遮了一下的缘故。

  没有等第一波箭落下来,旗子再挥动了,马上箭手们又开了第二次弓,后面的弩手则用力的用脚踏住弩身上箭,他们上箭慢一些,所以不要求同步射击了。

  第二波又飞上天,接着又开始张第三次弓,方应之从人墙中看过去,对面人影倒了一大片,他们的惨叫声都可以传到这边了,因为方家兵用齐射的方式,所以落下的密度大大超过了流民兵的散射法,且距的又近,射中的人受创更重,方显发不断根据庄墙上的指令改变张弓的角度,时而西偏三十度,时而偏五十度,每次落下的地方都倒下一大群,流民兵们惨叫着,他们没有受伤的人踩着受伤的人,由于他们已经到了河床上了,所以如果河床上有石头的,就想躲在石头后面,方应之看到几个流民兵都拼命趴在一块老大的鹅卵石后面,他们身边躺满了死的伤的人,血一时盖过了浅浅的河水,方应之看到这里,不禁有些奇怪为何河水这么浅了,不过现在他们没有时间去想这些,因为马上就要短兵相接了。

  前面方显发连连挥动了六次旗子,最后二次挥旗时,个别的射手已经没有力气张弓了,这弓的力道有上百斤左右,连射这么多次,他们都力气差不多用尽了,要停一会儿才可以开始下一次的齐射,而且下一次的射数一定达不到六箭,即便是休息过后,力气也达不到原来的水平,这种水平,其实都是经过了训练之后的水平,武传玉在训练他们时,也只要他们连射五箭。

  后面金号短响了一下,箭手队听到后,后队转前队,从杀手队中间穿过,向回而去,弩手们也穿插回自己的方队中,方应之再向眼前看去,就只看到几十个被流民兵射死的箭手的尸体摆在自己眼前,自己眼前长满了白桦木杆,而更远的地方是奔来的流民兵们,个别的身上带着伤,但是还是奋步向前。

  后面的鼓声猛然“咚咚咚”的响了起来,让人一听血就沸腾起来,这鼓声是催兵上前,所以打得特急,力道大,听到这个鼓声,所以兵士齐步而立,大声吼道:“杀。”盾手在前,旗枪在中,枪手和镗钯手跟随其后,大棍手、短兵手、弩手策后,超过二十个杀手队排成两排,主动击敌。

  方应之这一杀手队正在眼前,方应之趁督战队不在,看了一眼后面,后面是方应臣,他跟在自己这第三杀手队身后,不过他们的反应明显慢了一拍,显得有一些混乱。

  杀手队开始了小跑,棉甲中的铁片和河床上的石头磨擦发出了“嚓嚓”的声音,十几个杀手队一齐小跑冲向了对面散乱的流民兵,从正面看上去,声势很惊人,前面到处是披甲持盾的对手,盾牌上画了许多恐怖的花纹,还有虎熊之类的猛兽,他们张大嘴,向流民兵涌过来。

  武传玉在墙上,对于这样的视角,他是极为满意的,刚才的齐射一下子让对方的士气跌倒了底,看了看对面的流民兵的水平,他开始怀疑不用和张家玉商定的办法也可以打败流民兵,昨天夜里审了几个俘虏,据说精锐的披甲兵还有几百,武传玉和张家玉不敢全相,担心对方全是精锐的披甲兵,上游积水的方法是以对方全部是精锐甲兵为前提的,如果可以正面击败对面的流民兵,不用放水冲击,那么更好,因为放水冲击风险极大,要是自己一方的部队让对方缠住,水一冲,那么就全完了。

  武传玉看去,只见最前面的杀手队已经和流民兵接上敌了,方应之的第三杀手队尤其敢战,冲在最前。

  方应之手持旗枪,立在靠前中的位置,四个盾手在外,方应之从盾牌的缝隙中看见一个身高力壮的汉子,拿一把大刀,那刀上还有几个缺口,生着锈,那个大汉没有披甲,他奋勇挤过了几个同伴,冲到了方应之的第三杀手队前面,他大吼一声,兴奋的冲过了过来,后面是几个跟上来的流民兵,其中还有一个老汉,拿的居然是一个锅铲,他们大叫道:“吃大户。”

  他们半点儿队形也没有,冲到了方应之面前。

  不用方应之下令,盾牌中间,几支长枪如电伸出,方应之看见了自己一方几个队员的屁股,因为刺杀动作身体要前倾,所以便看了他们的扭动的屁股,盾牌外面传来几声惨叫,然后几个枪手就将身体收了回来,方应之看到枪头上面的血,看来是杀到了,那个大汉扑在盾牌上,他双手带血,身体前伏,想在敌人的盾牌上借一点儿力气,但是这一队的短兵手立时上前,单刀在下面一挥,那大汉双腿齐断,方应之看到盾牌下面一双带血的手挥动了几下,然后就没有动了。

  方应之上前观看,看到对面也有一个持盾的上前,那个盾也是大盾,可以护住全身的那一种,不比杀手队的盾牌轻多少,在这个盾后面弓着身子躲着几个流民兵,当前一个人顶着盾,向前推,方应之条件性的大吼道:“棍手。”

  郑开心上前了,他将刀棍扛在肩头上,到了盾牌手后面,那个流民兵正用盾抵住了第三杀手他的大盾牌,枪手几枪也没有杀到这些流民,看到刀棍手上前,几个盾手交换了一下眼色,猛然将盾一撤,空门大露了。

  那个流民兵的盾手猛然往里面一冲,他急忙稳住了身形,但是郑开心已经一棍下去了。

  听到到“轰”一下子,那盾板裂开了,那个流民兵双手都震出了血,他再也抓不住那个大盾,那个盾牌从他手中落了下去,侧翻了,几个枪手镗钯手同时:“嘿”了一声,一齐上,从两边杀下,几个跟着突入进来的都中了枪,一击而中之后,杀手队的盾手马上将盾合住了。

  刘华男也是枪手,他一枪没有将一个流民兵杀死,那个流民正是刚才那个拿着铲子的老汉,刘华男不忍下手,这个老汉也是机警,在第一波没有被杀死,现下冲了进来,却中枪了。

  刘华男还想说一些什么,那个老汉惨叫着,抱着刺中自己的枪,用力向后缩,刘华男面露不忍的神色,但是这时郑开心回过神来,猛然一棒子下去了,链头带着沉重的风声,打在那个老流的肩头上,那个老汉的骨头发出轻轻的“嚓”的声音,肩头短了半边,然后一个枪手又一枪刺入了老汉的右腰,刺入后又踹了一脚,那老汉扑倒,死。

  从武传玉的角度看上去,杀手队表现的极为成功,杀退了一波又一波的流民,流民们人看上去多,但是他们总是试图以个人的力量去撼动整个杀手队,他们都死在协作的杀手队之下。战线停住了,武传玉知道,过不了多久,他们就要溃退,然后就是自己下令追杀的时候了。

  武传玉转过身,对自己身边的几个江湖客道:“不用点火了,想来用不着了。”这几十个投靠方举人的江湖客也上了阵,不过是作了单兵散兵跟在武传玉身边。

  突然身边的一散兵惊叫道:“统领快看。”

  在流民正要溃退的时候,一队披双甲的精锐兵出现在流民兵的身后。

  这一队人正杀方应之左边的一队杀手队,刚才胡海马看了看阵式,看出排在前面的十多个杀手队中,这一队表现最差,看来是战力最滥的一队了,胡海马看到流民兵将溃乱,当下将命马队下马,反正这一段干涸的河床也不能进行冲击,又将五百多新老批甲招集,正从这一队杀入。

  这是第九杀手队,队长方应龙,他们没有追击,保是在原地保持队形,杀散了几波扑上来的流民兵,看到没有人再扑上来,方应龙也就打算原地固守,他们这一队上一次失了许多人,现下配合很生疏,但是流民们战技更差,这让他们没有出什么错,在二十多个杀手队中,他们并不是最差的,最差的几队都放在身后,武传玉在排阵地就已然照顾了战力差的几队。

  他们这一队的盾手正将几个散兵流民撞退,膛钯手将几个扑上来的流民杀死之后,前面的流民一哄而散了,下面就是等下一轮的鼓声,全军前进追杀对方,现下对方已然的溃乱之势了。

  但是突然间,方应龙感到有一些不对,因为刚刚往回跑的流民兵们突然开始回头了,又向这边冲锋,他们个个神情一变,变是咬牙切齿,面上带着恨色,方应龙不清楚是怎么样一回事,便又下令盾手枪手准准备,两个弩手闪出,趁对方还没有再次冲击到跟前再次射出弩箭,将前面的几个流民兵射钉死在地上。

  “轰”的一声,几个流民兵竟然用没有穿甲的身体撞上了盾牌,后面的枪手从盾中留的向个小孔中插出,将他们钉死在盾上,然后大棍手上前,猛然一棍子砸烂了一个流民的脑袋。

  盾牌合上了,向前推撞,方应龙突然看到这群人身后出现了一群披着甲的精兵,他们个个神色冷静,向自己这边的两个杀手队冲过来,他们一边往前冲,一边砍杀那些往后跑的流民,谁要是跑得比他们慢,就一刀下去,所有的流民都不想让他们砍死,奋力向这边挤过来。

  方应龙急了,他听张家玉和武传玉说过这些披甲兵的战力,他们将官兵都杀得落花流水,是流民兵的精锐力量,大声呼喊中,两个弩手好了弩,盾手一闪开,他们就朝这些甲兵射了过去,方应龙看见只射倒了一个,另处一个虽然射中,可是那个被射中的流民兵将箭一下子从胸口折了,面色不变,继续杀过来。

  又有几个流民轻兵杀到,盾手枪手再次如法炮制,将这几个杀死,然后推着挂在盾牌上的尸体向前进了几步,几个流民轻兵再次掉头回转,他们惊恐不已,两边都是杀神。

  后面的披甲精兵终于杀到了,几个冲到披甲标兵跟前的敢死轻兵来不及吭声,就被砍刀砍杀了,这些披甲标兵顶着这些尸体,猛烈的撞击过来。

  双方撞到了一起,枪手再次出击,他们从几个盾牌中的孔洞中出枪,但是只听到了金属相击的“咯咯”之声,这些披甲标兵都披着双甲,而且手上都有格斗用的小手盾,另一手拿的是手斧、锤子等短兵,这些披甲兵个个身形强壮,大盾和手盾撞击在一起,发出“砰”的短促声音,枪手无功而返,棍手正想上时,前面的盾手发出了惨叫。

  这些披甲标兵蹲下来,猛烈的砍这几个盾手的腿,一个盾手让对方一斧头将腿砍断了,他一声惨叫,倒在地上,盾牌马上出现了一个漏洞。

  方应龙大急,眼看到一个身形粗壮的披甲标兵挤了进来,他一冲进来,首先挥动斧头,猛烈砍两边的几个盾手,血泊之中,方应龙看到几个专门的盾手让对方一一砍倒。

  方应龙架起自己的旗枪,用尽全力一枪戳过去,猛然一下子穿透了对方的棉甲,但是对方里层的锁甲却没有刺入,只将对方抵住了,往后退了几步。

  这时四个盾手全都完了,他们躺在地上,血流在地上,和地上的流民尸体堆地一起,没有人再支起盾来,后面流民的披甲标兵们面带残忍的神色,狞笑着冲进来,一个枪手一枪送出,由于枪过长,没有杀中对方,反倒让对方的铁锤猛击在头上,方家兵大多只穿了遮雨的毛帽,不能挡住,那个枪手大叫了一声,侧而倒地,死了。

  对面的披甲标兵格开了方应龙的旗枪,方应龙的旗枪最长,最是使不开,方应龙朝后面大吼:“短兵手快上前。”

  他这一队的短兵手是新入的,表现的畏畏缩缩,还想躲在枪手后面,方应龙大急,吼道:“还不快上,要不然老子斩了你。”但是对面的披甲标兵没有给他时间了,一个披甲标兵抢步上前,一刀砍向了方应龙的头顶。这个兵已经砍翻了三个枪手,他的刀上满是方家庄丁的血。

  这个时候方应龙这一队的短兵手,突然掉头向后就跑,他扔下了自己手上的手盾,将衣甲和兵器往旁边一扔,便拼命向后逃。

  短兵手是一个杀手队中装备仅次于队长的人物,他们配了头盔,持盾,还穿了棉甲,通常作为队副一样的人物,四个短兵手刚才已经死了三人,这最后一个短兵手看不也看自己还在和敌人拼命的同伴,干脆的就跑了。

  方应龙来不及骂对方,他奋力将旗枪横起来,对方厚背砍刀砍下来,将他的腊木杆旗枪“嘣”的一下,砍成了两段,对方刀势不落,直砍在他的肩头上,入肉三分,剧烈的痛让方应龙张大了嘴。

  方应龙忍住痛,拼命用力往对方肚子一蹬,他和砍伤了自己的流民兵齐齐后退了,方应龙倒在地上,发不出声音,另外的一边第九杀手队员们正和其他的披甲标兵们拼命,不过从方应龙的眼光看过去,只看到方家庄庄兵服色的人影越来越少,而对方那种身披重甲、里面穿白色锁甲的人影越来越多。

  方应龙强撑起来,脑中浮起小姑姑方雨萍身影,他惨笑了两声,自己死了,从小喂自己糖果的小姑姑也许会伤一下心罢,只是这些流民兵冲进庄子里后,小姑姑肯定会受难了。

  想到了这里,他强撑起来,那个被他蹬了一脚的披甲兵看到他起来了,脸上露出了惊异和狞笑的表情,他来本以为这个旗队长一定死了,但是没有想到挨了自己一刀后他还站得起来,那个披甲兵又一刀砍死了一个镗钯手,然后狞笑着向方应龙慢慢走过来。

  方应龙用尽最后的力气,握住自己只剩一半的旗枪,猛然大吼一声,一枪杀出,那个披甲标兵以为他又是攻击自己的胸腹部,他的胸腹部都是双甲,不怕已经断了两截的旗枪,他笑着看方应龙的笑话。

  不想一阵子剧痛传来,方应龙也不是蠢人,他左臂受了伤,用了不全力,肯定穿不透对方的双甲,所以这一枪不是攻对方的胸腹,是直攻对方的大腿,那里只有一层棉甲。

  旗枪穿透了棉甲,刺进了肉里,方应龙用力一绞,由于他受了伤,气力不济,没有戳的更深入,但是也穿进去进了小半尺的样子,方应龙牢牢记住武传玉说的,刺入后要旋转,他转了一下,那个流民披甲标兵惊天动地的一声惨叫,他砍杀了数个对手,还没有一个让他受伤,这一下子激发了他的凶性,他猛然“嗷”的的一声狂叫,吼道:“爷要剁了你,把你切成肉块块。”他猛力格开了旗枪,熊一样的壮的身子撞了过来,两人相撞,方应龙只感到眼冒金星,他倒飞了两步,落在尸体堆里,一股温暖的血顺着头流了下来,他想抬起头想看清楚,但是血从额头上流了下,迷住了他的双眼,他用手抹了一下,看到那个受了伤的披甲标兵一瘸一拐的上前,脸上带着狰狞的表情。

  那个披甲的标兵举起了厚背砍刀,想先剁下方应龙的一条腿,方应龙让他受伤,他的战力受到了影响,也许以后就不能再作为披甲标兵了,在流民兵内的待遇不知要下降多少。

  但是他还没有下刀,一股“呜”的沉重的风声响了起来,那个披甲兵侧头一看,正看到一个锤子带着风声打了下来,如果他没有受伤,也许能躲开,但是他腿上受了伤,动作不灵活,加上几十斤的盔甲穿在身上,他只让开了一点儿,那个锤子打在他的耳朵边,他再次“啊”了一声,声音极低,然后跪在地上,方应之看了过去,正是本队仅存的刀棍手。

  那个刀棍手又再次扬起刀棍,再次一棍子打了下来,打在那个标兵的背上,肉沫带着血飞了起来,这一棍子,将那个流民披甲兵身体打成了纸皮一样的东西,那个标兵的尸体还蠕动了几下,然后在低声的惨叫中不动了。刚才这个披甲标兵连杀了方家庄几个枪手盾手,是个凶残的对手,对于这样的对手,尽早将对方打成肉沫才是正理。

  方应龙躺在地上,用尽力气叫道:“好兄弟,多谢了”

  那个刀棍手也只是个家生子,平常两人是一定走不到一起去的,那个刀棍手笑了一下,也道:“好兄弟。”

  但是他的笑容还没有落下,又一个披甲标兵出现在他的背后,猛然一刀,血光飞起,这个刀棍手的右手和身体分了家,血如同泉水一样奔飞,刀棍手痛叫中倒在地上,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发声,一边几个披甲标兵一起上前,他们用脚踏住刀棍手的肚子,一齐用刀猛 插刀棍手的肚子,然后抽出来,然后又用力插下去,他们个个脸上带着凶残的笑容,他们生怕这个刀棍手不死,几个标兵提起大刀,猛在这个刀棍手的肚子上狂戳一通,然后他们心满意足的冲向了后面,开始冲击下一个杀手队,那个一开始砍断刀棍手的披甲标兵用力抓住已死的刀棍手的头发,大刀挥动,将他的人头砍下来,然后他将血涂抹在自己的脸上,将刀棍手的人头别在腰上,加入了追击下一个杀手队的节目中去了。

  方应龙眼都睁圆了,几乎要流出血来,他用手指着那个砍死了自己同伴的对手吼道:“你……死。”却再也没有力气,几个流民兵以为方应龙死了,也没有管他。

  此时方应龙靠在死人堆中,面前方家庄的方向,正看到自己那个一队的短兵手,就是刚才逃掉的那一个,他惊叫着,招着手,大叫道:“快逃啊,快逃啊,打败啦,我们快逃吧……”他的呼叫带动一些人往后看,这是军纪严令禁止的。

  看到地上扔了一幅手 弩,那个手 弩已经上好了,可是弩手却让对方的披甲标兵砍死了,他的尸体就在他的手 弩边,正常情况下,拥有手盾和短兵的短兵手本应掩护刀棍手和弩 手,但是现在刀棍手和弩 手变成了尸体,本来应负责掩护兄弟的短兵手,他现在正在拼命向后逃,他们这一队二十一个人,现下除了躺在地上等死的方应龙,就只有那个短兵手还活着,他们这一队其他的兄弟,都死在流民兵披甲标兵的刀斧下了。

  方应龙用尽力气将身子直一点儿,他正好可以看到那个逃命的短兵手,那个短兵手面色惊慌,但是又带有庆幸,他们这一队人看上去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他的嘴角都带有喜色,他们向后奔跑着,脸上带着过年一般的喜色,在第九杀手队后面的第十六杀手队也被杀散了,看上去他们正在重蹈第九杀手队的覆辙,一些人看到他们面前的第九杀手队全军尽墨之后,也开始向后逃命,而这些逃命的人中,以那个短兵手叫的山响,他一边奔跑,一边招手,向正在抵抗的人招手,号召他们快快逃命。

  方应龙口中喃喃道:“你为什么不抵抗,你为什么不抵抗……”他看到地上的手 弩,于是吃力的将那已经上好的手 弩拾了起来,由于没有力气,加上血又糊满了脸,这个动作让他差不多用尽了身体中最后一丝力气,终于,狞笑着的方应龙将那手 弩提到了手中。

  他慢慢将那个手 弩端起来,这时正在冲击砍杀第十六杀手队的披甲标兵们没有兴趣看地上一个差不多死了的人,方应龙躺在地上,满脸是血,动也不动,谁也没有留意他的一个小动作。

  方应龙用尽了力气,将手 弩瞄准了那个逃命的短兵,心中计算着距离,由于时间关系,他只练过旗枪,没有练过手 弩,在一个杀手队中每一个队员都精于他用的兵器,本来如果时间充足的话,他们也会交替练同伴的兵器,以便于出现伤亡时好接替同伴,但是武传玉没有时间,所以这造成了技艺的单一化。

  看准了,方应龙用了最后的一丝力气扣动了板机,弩身的震动让他抖了一下,然后他看着那箭头飞了一个曲线,他本来以为弩箭会飞直线的,箭头飞了过去,眼看着要射中那个逃兵,但是最后一段距离上,那箭头略略下沉了一点儿,终归是差了一点儿,箭头飞低了,那箭头插在那个逃拿的短兵的脚下,没有射中那个逃兵。

  方应龙吃力的放下弩 弓,喘了一口气,合上眼,肩头还在大量出血,全身的力气都在流失,好像自己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连吸气都没有力气了,想来自己马上要因为出血死了,想重开一次弩,那是绝没有那个力气了,心中带着无限的遗憾,没有杀了那个害死同伴的逃兵,好不甘心。

  武传玉眼睁睁看着对方披甲标兵冲进队伍中,转眼间,将方家兵砍得血肉横飞,一股溃兵开始向后逃,而这些披甲标兵开始攻击侧面的杀手队,想来不久就可以将侧面的杀手队也击溃,如果击溃了侧面的杀手队,那么一定发生溃乱,到时就是单边的屠杀了。

  武传玉将明盔往地上一扔,大声道:“传令,点火,放火让上游的张百户知道消息,还有,将这一段墙上的弩车都调向第九杀手队的方向,无论是溃兵还是流民兵,一概射杀之,箭手队同步放箭,在这一段上,不分敌我。”

  一个江湖客上前道:“胡大侠,我们已经尽力了,我们不如早一些逃命罢,这万千大军,如何挡得住。”

  这些江湖客的武艺,足以让他们逃命。

  武传玉怒道:“想逃命的,自己去逃吧,传令,拿得动刀的,都跟上我,等弩 车射后过我们冲击对方的披甲兵。”他身后还有两个杀手队守门用的,武传玉打算带上他们冲击对方的披甲兵。

  那个要逃命的江湖客灰溜溜的下去了,口中喃嘲道:“装什么装,好心让你一起逃命你不听……”

  鼓响了起来,上面十多架弩 车同时调过了方向,墙下面的箭手队们也张开了弓,朝着正突破方家兵阵形的披甲兵和他们前面狂奔的溃兵。

  武传玉大声道:“放。”

  惨叫声中,向后逃命的溃兵被射倒了一大片,后面的流民兵也射中了不少,更有弩车的弩 箭飞入人群中,将人射得支离破碎,一个扛旗子的披甲标兵被射成了两段,旗子一下子倒了,这一下子让正在驱赶溃兵的披甲标兵们气焰消停了一点儿。

  方应龙倚在地上,正看到一支弩箭从庄墙上飞来,那一箭飞向了正在拼命向本阵冲击的溃兵,正中那个扔下同位的短兵,箭头将他上半截身子射断了,他的下半身还在奔跑,同时许多向庄子奔回的逃兵都被箭手射死,后面赶着溃兵冲阵的披甲标兵也死了不少。

  方应龙笑了笑,用尽力气叫道:“好、射得好、好。”这个扔下同伴的逃兵终于是死了。

  武传玉会计水很快会到了,他大声道:“鸣金。”然后对身后的两个杀手队道:“我们一起去接应弟兄们回来。”武传玉带上两个杀手队,冲出了门,他现在要接应大队回到这边的河坝上,河水马上要冲来了。

  武传玉亲带的两个杀手队冲到了溃兵的跟前,有个别的溃兵惊叫着冲向了两个排列好的队形,便是他们立时被长枪戳死,武传玉半点不因为他们是自己人就手软,一旦真的让他们冲进来,所有人都得死。

  这些乱兵的人头让武传玉拿在手中,这让后面的溃兵们清醒,终于有个别饶过了排列好的两个杀手队,冲向了后面。

  后面的庄墙上响起了猛烈的鸣金声,除了正面冲过来的披甲标兵这一段外,其他各段实际上还是方家兵占的优势,将当面冲锋的轻兵打得连连倒退,一些地段上的杀手队还不知道自己的队形中有一段被对方突破了,但是总体上,已有超过一半的杀手队开始向后溃逃,他们扔掉了兵器,将棉甲脱掉了,然后一股脑向后钻,想必过不了多久,还要坚持的杀手队也要因为侧面被攻击而溃乱了。

  庄墙上响起了鸣金声,在猛烈的鸣金声中,杀手队后队变前队,旗队长将队旗指向了向面,所有的杀手队开始向后退,只有武传玉带的两个杀手队立在披甲标兵的前面,他们要防止这些披甲标兵尾随追杀,为自已人断后,也想为自己人重新整理队形赢得时间。

  看到对手开始向后退,而且箭手放箭掩护,如果这个时候尾随追杀得当,那就可以造成方家兵的大溃乱,这正是对面的胡海马极其希望的,他当然还不知道上游两里的地方,几人高的水正轰隆隆冲下来。

  武传玉将两个杀手队合成一个大型的杀手队,集在一起,正挡在追兵的路上,胡海马当即下令,不惜代价,冲破这个挡在前面的路障,然后尾随正在退后的大队敌兵,争取将对方击溃击乱。

  披着重甲的标兵们涌了上来,他们组成三人一个的小队形,冲到了盾前,当即故计重施,想攻击盾手的下盘,武传玉早一步命令盾手盾放在地上,这样虽然限制了移动,但是盾手的下盘也安全了。

  一个披甲标兵,似是伍长一类的人物,他极其勇猛,他的斧头上沾满了砍死的方家兵的血,他带着几个人,向左边绕动,终于冲到了没有盾的侧面,他一声大吼,提着斧头冲了上来,这侧面只有几个长枪手,他们想突入阵中,依靠短兵格斗来打垮对手。

  本来正常情况下,侧面会是另一个杀手队来进行护卫,今天河床上所有的杀手队都是相互掩护侧面的,但是现在其他的杀手队都在撤退,所以现在侧面没有掩护。

  那个标兵兴奋起来,他想像着冲进去以后砍杀对方的情景,这几个长枪镗钯手根本不能对他造成伤害,他们的长枪只要摸近了,就没有什么作用了,只能造成自己人的误伤。

  他冲到了跟前,准备让对方先刺,正常情况下他利用身上的盔甲可以躲过对方的突刺,然后就是逼近对方,然后将对手砍倒,砍死。

  果然,前面四个长枪手一齐出枪,这个标兵冷笑不已,他只要侧一下身子,利用好身体上的重甲,就可以让过这几支长兵器,然后扑过去,将这几个庄兵都送上西天。

  但是他估算错了。

  四支长枪,一支取面部,另处两支取大腿,还有一只等待他出现空门,这些地方都是盔甲防护差的地方,看得出来,对方长枪手经过专门的配合,知道怎么用长枪阻杀穿重甲的敌人。

  这个标兵猛然侧身一退,让了开,他身后一个同伴却还是跟着冲上来,一支长枪猛然杀进那个同伴的面门中,这个面门中枪的标兵一声惨呼,这一枪正杀入他嘴中,他倒下了,嘴中还咬着长枪,发出“咕噜咕噜”的惨叫声。

  这个伍长标兵眼红了,能入选披甲标兵的人,很多都是教友,然后他们朝夕相处,无数次在危险中相互帮衬,早已是感情深厚,这个标兵伍长一声吼叫,同伴的死激发他的凶性,他从身后的一个同伴手中抢过一个手盾,拿在左手上,猛然冲上来。

  两支长枪抵住了手盾,让这个伍长不能前进,这个标兵伍长拿圆盾一带,两支枪就让他引到一边去了,然后他猛然向前冲,想冲到可以让自己的手斧可以发挥作用的距离。

  但是他错了,一支长枪突然刺来,不是刺的他穿甲的胸腹部,是刺的他的大腿,这让这个伍长极为不舒服,因为他刚才突破几个杀手队,所遇到的长枪手都傻不拉唧刺胸腹,那里是有双甲的地方,是刺不穿的,当时他只要格开长枪,然后冲过去将反应不及的长枪兵砍死就行了,他用这个方法砍倒了超过十个对手,但是大腿上只有一层棉甲,而且棉甲的大腿部是没有铁片的,只要稍用力,就可以刺穿,让后他就会捂着大腿哭娘了。

  这个伍长身体生生往后退了一步,让对面的长枪没有刺中他,但是对面的枪手显然不打算放过他,这个伍长刚才砍杀了许多方家庄的人,这些庄兵跟在武传玉后面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们算得上是武传玉的亲兵,他的受到的训练比一般的杀手队更加充足,张家玉有自己老兵组成了督战队,武传玉也从众多杀手队中选取了两个杀手队着力培训,本来是打算作为教官来培训的。

  四个长枪手相互看了一眼,心中有了默契,一起上前,四人同时大喝:“哈”

  这个伍长的好运气到了头了,他再次往回时,正撞在自己的同伴的身上,他后面的同伴正挤着上前,想要攻击杀手队的侧面,他无路可退了,四支长枪分四个方向杀了进来,一支取喉部,二支分取两边大腿,还有一支取腰子部位,那里正好是锁子甲的空隙的地方,外面只有一层棉甲,只有锁甲和棉甲一起,利用棉甲的韧性和锁甲的防护才能挡住长枪枪头,如果单只有锁甲,也有可能被对方刺穿,单只有棉甲,同样也很危险。

  他奋力格挡着,后面的队友却拼命挤着上前,情急之中,他挥动手盾砸向刺向喉部的长枪,身体也尽可能的扭动,好让开刺过来的枪头,他成功了,刺向喉部的长枪从他耳边划过去了,将他的一只耳朵挑了下来,失去耳朵的地方顿时传来发凉的感觉,左腿的长枪也没有刺入,只刮破了一点儿皮,但是右腿却不一样了。

  右腿一阵子麻木,枪头正钉在肉里,入肉一尺,好像骨头断了,因为他听到下面“啪”了一声,很清脆,这个声音他很熟悉,因为每次他用斧头砍断别人人锁骨时,发出的声音都是“啪“的一声,而且据他的经验,如果对手年青的话,骨头就软韧一些,如果对手是个老的,那骨头就脆一些,看来他的骨头好像很脆。

  最为糟糕的是,抵在腰子上的那支长枪,本来是没有刺入的,但是由于他身后的队友推住了他,让敌手借到了力,那枪头猛然钻着,终于突破了软韧的棉甲,一枪杀进腰子里。

  对面那个枪手兴奋起来,他们脸上都露出了高兴的神色,这个神色和刚刚砍杀了方家家兵后伍长的表情差不多。

  枪头杀进腰子里以后,猛然转了一转,伍长的脸上露出了惊而痛的表情,好像一条冷冰的棒子进入了自己的体内,他甚至可以感觉到枪头的冰冷,然后四个对手一齐后退,惨烈的痛让他直不起腰,而他的队友却推着他,他想慢慢蹲下来,但是他的队友却推着他向前,终于他扑倒了,这个砍杀了十多个庄兵的披甲标兵、伍长,终于死了,他带着不甘心的神色,口中喃喃道:“你们怎么可以杀我、你们怎么可以杀我……”

  武传玉一声大吼,一个刚刚冲进了阵中的披甲标兵让他的旗枪刺中了,他的旗枪力道大过普通旗枪手,直接从胸口穿透,杀死了那个突入的披甲标兵后,武传玉来不及将尸体抖下来,因为旗枪长一丈四尺,他只能奋力举起枪来,将尸体挑在枪上,从外面看上去,便看到旗枪上挂着尸体,而身为队长的武传玉狠命挥动旗枪,去下一个披甲兵。

  这时方家兵的大部队都退了开,而流民兵中的炮灰兵,敢死轻兵又没有追上来,他们大都退到了对面的靠河滩的边上,胡海马看到武传玉亲自带领的两个杀手队挡在中间,后面的方家庄兵开始整理队形,回到河岸上,此时武传玉带的一小团人如同一个龟壳一样,怎么攻击也敲打不开,上百个披甲精锐兵都在外面攻不进去,也不能追杀方家庄的溃兵。

  如果让方家庄的溃兵从新整理好了队形,那么刚才的突击就白费了,胡海马已将披甲兵全都派了出去,其中就包括几百新的披甲兵和原先的一百多披甲标兵,他们正在猛烈的攻击那个小圆阵,因为是锥形队形,这个小圆阵又固执的挡在追击的路上,此时乱成一团,将令不能下达,加之标兵中混了许多新人,所以短时间内不能再次将披甲兵分开,而自己手下的敢死轻兵也怕死不上阵。

  胡海马大急,他下了马,取出自己的狼牙棒,对马队下令道:“全军下马,督促敢死轻兵不得后退。”本来如果这些敢死轻兵加入追击的话,那么方家兵现在已经是大乱了,说不定已经攻入了方家庄以内。

  骑兵们下了马,他们挥动手中的兵器,将为数近三千的人群再次向河滩这边赶过来,人群再次涌动了,开始向这边冲过来,胡海马的目标就是在方家庄兵没有将溃兵重新整理好之前现再次冲乱对方,趁势攻入方家庄内。

  数千人的流民队伍再次冲了过来,这河坝子上到处是尸体,有被射死的,有冲击杀手队被杀死的,当然也有方家兵的尸体,他们间错相交,在干涸的河床上摆出各种姿势,还有兵器和盔甲扔在其间,血和河水混在一起,空气中有一股潮湿的血腥味道。

  对面的箭手再次放箭,方显发临时客串挥指,弩车再次射出了发出怪叫的重箭头,他们扑向了冲击而来的流民兵,再次在广阔的河床上制造了一地的死伤,看到有人后退,胡海马轻自披甲,带着骑兵下马,在后面砍杀敢于后退的人,逼着数千人向这边涌过来。

  对面的箭手再也不能放箭,他们已然射了超过十轮,再也没有力气开弓了,而弩车也要时间再次上绞盘。

  胡海马命令将鼓声擂到最大,如雷声中,人群涌向对面,转眼已然冲过了河中间,将武传玉带的那支小小的队伍淹没有人潮中。

  胡海马大声道:“不要去管那个挡路的,快去追杀队形还没有整理好的庄兵,快。”

  早有传令兵去传令了。

  看到对面乱成一团的庄兵,胡海马大笑道:“终于打下来了。”现下对面的庄兵乱成一团,成建制的不到一半,正是冲击的好时机。

  一个亲兵突然对胡海马道:“大人,你听,那是什么声音。”

  胡海马朝远处转角的河湾边看了一眼,也有一点儿奇怪,地好像在动,而且好像有海潮的声音。

  突然他脸色大变,狂叫道:“收兵、收兵,快收兵……”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爱豆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巴山剑侠传,巴山剑侠传最新章节,巴山剑侠传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