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剑侠传 第八章

小说:巴山剑侠传 作者:艺顿 更新时间:2020-01-13
  八

  且不说李群山一众人回到营中,解雨为众人熬粥等事,在刚刚平熄的红岩寺内,此时大火刚刚熄灭,到处是白烟,教众来回奔走,兽不凡负手立于熄灭的火堆前,神色极是难看。

  有教众上前低声道:“长老,粮被烧了八成,剩下的粮只能吃两天的。”

  此时有营地的另一处,数个魔教从江湖中请来的杀手大叫大嚷,正与谭虎争吵,兽不凡一听,原来是几个江湖上的杀手现在还没有讨到银子,谭虎要求他们杀退了官兵后再来取那三千两银子,不想这些江湖上混的,没有一个是傻瓜,却都是不答应。

  此时不想秦匪却上前,朝着众杀手一跪,大哭声来,道:“诸位江湖上的朋友,昨夜向断石那老匹夫上得山来,从我们圣教手中抢了整整超过六万两白银啊,若不是他嫌银子太重,带不下山去,剩下的几万两,也要让那向老匹夫抢去,那原本是送于各位江湖朋友的仪金啊,天杀的向老匹夫,号称正道人士,却做出这等恶毒之事,他还烧了我等救济山下百姓的粮草,天杀的向老匹夫……”说完哭叫不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秦匪死了亲娘。

  向断石在江湖上我名声一向甚好,救济百姓,生活一向亦是节俭,此言一出,众杀手露出不信之色,其中有人大叫:“我管他是谁抢了银子,你们若不今天交出我们的卖命银子,我等不旦立时便走,还要传扬出去,你们便是彻底得罪江南道上的弟兄,龙山齐老大那里你们也难以交待。”

  这江南的绿林势力都由龙山齐老大所掌,这次魔教招募人手,齐老大是江南绿林的龙头,在中间相当于一个中介人的作用,但是这个中介人同时也要保证公正,保证魔教能招到身手够好的好手,同时也要向这些杀手们保证他们都可以拿到自己的卖命钱,魔教和这些江湖杀手,任何一方违约,就不但得罪对方,同时也得罪了齐老大,得罪了齐老大,在江南的路上,走路都走不安稳。

  秦匪道:“众位,且的放心,我们这里约在三万两,正好给每位江湖朋友一千五百两,后面的一千五百两,我家公子说了,就算是砸锅卖铁也要为众位朋友送上。”

  众杀手见到此景,窝在一起说了半饷,终于有一人出来道:“且的听信与你等,只是我等不信这个什么谭虎谭长老,色公子还是够朋友,以后我等不和这位谭长老做生意,要你来与我们联络。”

  秦匪道:“正当如此,各位放心,我家公子立时便到。”

  谭虎顿时吃了一肚子气,秦匪分明是爬到自己家头上了,等到这一群人一走远,立时猛然一挥手,一耳光狠狠打在秦匪的脸上,只听得“啪”的一声,秦匪顿时倒地,嘴被打流了血,仆倒在地。

  谭虎大声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做爷爷的主,今天不让你明白,谁是主子谁是奴,你就骑到爷爷头上来了,你主子也要客客气气与我说话……”声音远远传了开去,这大营中许多人都停下脚步,吃惊的看着两人。

  秦匪脸上神色变化一番,似是下定了决心。好像是想骂谭虎几句的。谁知秦匪却一把抱住谭虎的腿大叫道:“主子打死我罢,主子打死我罢,我就是一条狗,我只会汪汪叫,主子,奴才知错了……”大嚎声中涕泪齐下,抱住谭虎的裤子不放手。

  谭虎又打了秦匪几下,大约是觉得打这么一个人没有什么意思,看到地上的秦匪,脸上露出厌恶的神色,提腿走了。

  一边的几个人上前扶了一下秦匪,只见秦匪脸沉的起来了,拍了拍身上的泥,对身边几个人笑道:“没什么,没什么,你们下去罢。”

  几人不敢围在秦匪身边,全都退了下去,秦匪道:“你们几个,去搬一下银子,便说谭长老已然应诺了,我要去换一件衣服。”

  等到几个手下都走了,秦匪笑着回到自己的房中,脸上一直带着笑。

  到了房中,秦匪没有急着换自己的衣服,尽管上面沾满了水与泥,只是坐在自己的桌子边,慢慢从自己的箱中翻了半天,从中拿出一小本子,找了开来。

  只见上面写满了名字,有的已经划掉了,有的则是刚刚上去的,秦匪认真的拿起笔来,看着自己的这个小本子,在上面端端正正写下“谭虎”这两个字。

  前面一个名字正是“李群山”

  秦匪合上小本,口中喃喃道:“不要急,不要急,爷将你们一个个全都送上西天,不要急的……”

  红岩寺中,兽不凡看着躺在床上的裘败天,眉头皱起来,半天不曾言语。这裘败天受的极重的伤,虽然用了不少灵药,但是也不见好转。

  等到兽不凡从房中转了出来,色公子立时跟在一边,凑上前来。

  兽不凡道:“如果是为了你那个手下的事情,就不用跟我说了,现下不是跟谭虎翻脸的时候,你还是安份一点儿罢。”

  色公子笑道:“非也非也,我是想说,您看既然裘长老不行了,与其让他死了,不如将他的一身内力都吸过来,我们就对总坛说裘长老是受伤过重死的,兽伯伯您看如何?”

  兽不凡看了一眼色公子,道:“那怎么行,我们都是圣教长老,他在功于我圣教,你不要一天到晚打这个主意,内力这个东西,吸过来的,终是不及自己练的。”

  看到色公子一脸不信的表情,兽不凡知道这话莫说色公子不信,自已也是不信的,便叹道:“他有个什么内力,他一个五漏之身,练出来的内力大而无当,全靠向女子采补,这种内力,吸过来,占着丹田,却什么用也没有,遇到真的高手,就是菜。”

  色公子脸上露出悻悻之色。

  曾不凡道:“还是将主意放到快点儿回总坛上去罢。”

  远处,上百教众将众多大车排好,那车里发出银光,正是数年来在红岩寺附近开出的银矿,不时有人拿眼偷看这银车中的银两,这些银两,当真是诱人至极,这群人小心翼翼,不但要防着官兵,还要防着不知情讨钱的江湖杀手们。

  色公子立于一边,对兽不凡道:“伯父在上,小侄以为,这矿洞反正我们不用,为何要留下给那吴狗官,不如将其炸了。”

  兽不凡点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还有,那个秦匪,是个人才,可以提拔。”说话间,秦匪便站了一边。

  远处,银车分作两队,兽不凡自语道:“吴柄章,你就去猜吧,这些银子在那里,老夫让你一个子儿也找不到?”

  李群山回到行辕之中,一片烟火,昨天魔教教众趁夜杀入营中,府兵死了不少,兵丁将魔教教众的尸体搬来一个一个揭晓开面巾,李群山看了看那些死去的教众,多是下层教众,一些贫苦得活不下去的人,被两顿饭招了过来,便为魔教卖命了。

  在远处,一处高台之上,吴柄章坐于帅台中间,曾猛带着一大堆卫士护卫于身边,在吴柄章的前面,正是一大堆的土官,流官,以及将官卫士等人,甚至还有本地不少大族的族老也被请了过来。

  李群山耳朵好,正好听得吴柄章在大声教训这些土官们。

  当地地方官,万州的当地的流官、当地的土人头人都在听吴柄章喝斥,吴柄章大声道:“当地竟然有这么多土人入了魔教,莫不是莫头人与那魔教有什么交易不成。”地上的尸体中有不少是那些头人下属的土人,一个莫头人本是当地土人首领,闻言道:“大人这是什么话,下面这些人不听话要跑,我有什么法子。”吴柄章道:“本官听说莫头人一家有一个规矩,在你家坝子里,姑娘要出嫁,头三天都要来服侍你们父子,不知可有此事?”

  那莫头人闻言只是不理。口中哼了一声,拿起一烟枪,自顾自己的抽起来。那白烟正向吴柄章飘去。竟然是不想卖吴柄章的帐。

  李群山心中大是愤怒。巴山下土人坝子里,头人常欺凌自己的部民,每个坝子,新娘出嫁时头三天都要让头人去尝鲜,这已然成了为不成文的规矩,地方流官是不敢去管的,下面的土人常不顾头人的欺凌,跑到流官管辖之地,但是流官畏于土人头领,常将逃出的土了送回原头人的治下,那结果自然是非常悲惨。而且坝子中土民都是头人的奴隶,而每当发生冲突时,头人们常驱使土民们和官兵拼命,久而久之,受到压迫的土人入了魔教的越来越多。心中盘算,是不是找个日子去和这位莫头人谈一谈话。

  吴柄章道:“莫头人且听好了,你等十二部立时将治下的土人约束住,此次大事若让我再看一个你治下的部民,你的下场便是那些魔教妖徒。”众卫兵齐齐大喝一声,声音齐整。莫头人不敢言,这莫头人只是安氏土司下的一个小头人,莫说是他这样一个头人,便是他上面的安家土司,也不与吴柄章顶嘴。

  吴柄章道:“众位与我上台观看处决那魔教妖人。”正是因为魔教妖人昨夜攻打,让吴柄章威信受损,是以想向这些土司展示军威,将自己的卫队都拉了上来,这时军营中站满了穿着铁甲的官兵,一时间,只见到铁甲森森,一派威严之色。

  不时一行人下土台,去看吴柄章点军,众头人,土官,皆跟随吴柄章,曾猛带一队卫兵护卫,不多时,一大群魔教教众被赶入了下面的场中,不少人身上还有伤,衣服残破,约有上百人,正是官兵在突袭反应过来后,反过来追杀魔教时魔教留下的断后人手,被官兵包围,全都降了。

  一员官将大喝一声,平地突然起了风雷,马蹄声如雷响起,不多时,一边出现了无数骑兵,皆着重甲,马亦配具装,竟然是重骑兵。

  曾猛大声呼道:“大人有令,一个不留,全部处死。”带队骑兵长官一挥手,重骑兵排成数排,向人群冲去,轰隆隆之声响彻云霄。整个校场上只听得骑兵们策马而过的声音,降俘们的哭声都不可以听闻。

  那骑兵一排过去,众魔教教众哭爹喊娘,四散而逃,不多时,重骑兵往来纵马狂踏,场上再无一个活人。地上只有无数血肉衣服。不能找到一个完整的活人。

  吴柄章对众头人道:“得圣上恩准,特调龙武卫一部与本官调用,众位头人,若是你们面对这重骑兵,你们可还有活路。”众头人不语,吴柄章抚须而笑。

  那莫头人也默然不语,看到这等骑兵,当真不是自家那几百个土兵可以抗衡的,心中隐隐为刚才的不听话而后悔。

  吴柄章也不想为难这个头人,盖因这个头人是安氏土司所管,而安氏却是这一众头人中最配合吴柄章的土司,所以也不打算深究。

  李群山心道:“这吴柄章到底想干什么?且不去管他,有时间去找这位土司谈一谈话才行。”

  吴柄章立了起来,对众头人道:“从现在起,你们不准放走一个从你们坝子过坝的人,不得放一辆马车过关,若是敢吞下朝庭的银子,叫你等死无葬身之地。”众头人皆诺诺称是。

  吴柄章对单独对一头人道:“奢土司,你且听明白了没有。”那奢姓的土司正是这群土司反意最强的奢氏,却是那低调的大户,手下管着上万户的人口,可以调动数万的战兵,这才是这一群人中最大的老虎,只是那名叫奢正安的土司也只是低头呐呐,不敢多出声。

  曾猛上前道:“大人,死的魔教妖人尸体如何处理。”

  吴柄章道:“本官说了,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将这些妖人认出来的,追家人之罪,没有认出的,骨头给山中野狼吃了。”

  李群山此时才明白原来查看这些已然死的教众是为了追究罪责。不放过任何一个人,心道:“这吴柄章当真是个狠人。”

  巴山派一众人到了营地之中,李群山与清真、清华、言方物等前往吴柄章大帐,本朝文官可出将入相,吴柄章是文官,亦行武事,帐中大地图一幅,数名将官皆着衣甲,吴柄章经过昨天夜里的剌杀也不显畏惧,命各派分别追击。

  李群山带上众师弟当即追杀而去。

  一外小山谷之中,上百名魔教教徒在数十金衣教众督促之下将上百个大车厢埋入一个一个坑中,兽不凡看到最后一辆大车埋入土中,挥挥手,原来督促的金衣教众皆拔出兵器,杀入人群中,那些普通的教众都是一些流民土人,只是作为运力,手无兵器,又反应不及。只听到兵器入肉之声,兽不凡负手向天,看着西边的太阳,叹道:“真是美丽不可方物啊,人生无限好,只是时光易逝。”

  一金衣教众上前,竟是秦匪,兽不凡道:“秦匪,你这计谋当真不错,将这数百万两银子放入这地下,又有谁会知道。”秦匪笑道:“这主意是兽长老与公子的主意,秦匪只是照办而已。”兽不凡道:“你且放心,老夫回到天山后会向长老会说明,荐你提职。”秦匪大喜,马屁之言滚滚而出。

  秦匪又道:“兽长老,吾等不妨让吴柄章吃点儿小亏。”兽不凡道:“矿洞不是让你炸了么?”还想干什么?”秦匪道:“小人有一计,此次正道武林助朝庭攻我圣教,若不杀一杀那些正道威风,如何能长我圣教之志气。”

  兽不凡道:“你说如何?”秦匪道:“三派之中,只有巴山派精锐尽出,向断石李群山等一众高手尽不在派中,此距巴山派不足百里,兽长老何不带人攻杀之。”兽不凡眼中精光一现,道:“真是好计,你即刻召集人手,老夫要让立刻攻打巴山派,你且将精锐的金衣使者全都带上,我们这次,一定要让巴山派派毁人亡。”

  秦匪应命而去。

  数日之间,李群山带一众师弟师妹和魔教教众交上了手,后面官兵连连不断赶上来,巴山派本是武林门派,这次出来的三十多个弟子,全都是精锐的中精锐,可以说得上是下一代的核心了,这其中,李群山自然是不用说了,其他如同胡一达、李观涛、谢易、罗白支、薜穿石、张重辉等人,个个都是有潜力的高手,用向断石的话说,这一群人,在数年之间,都可以成长为不湖上的一流高手。

  李群山带领师弟师妹们,跟着魔教教众的,一路追杀,数日间,已然挑了数股魔教的人马。

  此时又追上了一队人马,只见这一队人马不见兽不凡、丁原山、色公子一众头脑,最高只有几个三朵白莲的教徒,指挥一群炮灰上前送死,李群山随手放倒几个,挑开了面巾一看,只是一些被魔教收入的普通人。这些人,都是一些活不下的小老百姓,被拉进白莲教中,现在被打发出来作为炮灰,又命手下师兄弟看住地上的银车,同时看好地上投降的一些普通教众,又派了张重辉去联系后面的官兵。

  李群山命众人不得乱杀,李群山对这些普通人,也不想胡乱开刀,他们并没有做下什么恶事,只是被逼得活不下去,当然能放则放。对底下师兄弟说:“我等将这些人尽量打跑就是,不可乱杀。这些人多是些被盅惑而入教的流民而已。”

  只是后面的官兵可不理这些人是干什么出身,一个人头便是一个战功,常有官兵追杀之,李群山将带头的几个魔教教徒杀死,再将人头送于那带兵的当地游击将军,那江游击甚是感激,对巴山派一众人倒是极为客气,对于放走几个小人物也不去计较了。

  李群山也极力与那江峰游击搞好关系,双方相处得还算不错,这江峰游击要巴山派这些人追上魔教教众,而李群山也担心自己一队人落入大队的魔教教众中,也要江峰游击带人来为自己一干人解围,总之双方算得上是相处得极好的。

  李群山跳上一大车,一剑将车劈开,落地的只是一车石头,果然,这一队人只是为了迷惑众人耳目,非是真正的运银车的队伍。不多时,后面的江峰江大人带上大队官兵奔来,将这一切都照单接收了,双方又少不得相互拍对方马屁一阵子。

  吴柄章正督促当地地方官重新将那震垮的银矿修复,一时间没有时间去管这追杀魔教教众之士。当下李群山带上人马又去和言家的一队人汇合,追另外几队人马。

  星夜之中,巴山指剑峰,一排排房舍坐落于此地,正是巴山派的根本重地,巴山别院,魔教众人两日里赶了上百里,终于到了巴山指剑峰上。

  从指剑峰看巴山脚下涌动不已的云,当真是一美景,指剑峰颇高,是以云在山峰之下滚动,然而今夜月光却是极美的,照得下面的云屋分毫可见,只见云层滚来滚去,让人生出时光易逝之感,叹无数英雄都已故去,然则这巴山脚下的云层却万年不变。

  秦匪带领众人在指剑峰上汇合,此时魔教集中了在江南的六十多个金衣使者,下面有上百的普通教众,兽不凡亲临前线,身后还有丁原山、裘败天、谭虎、色公子一众人。

  今夜星月高照,不用打火把,人脸便可以清晰看见,兽不凡、裘败天、丁原山以及色公子谭虎一众人在指剑峰上看云,脚下还有几具尸体,正是巴山剑派的小弟子,看样子不过十一二大,却让魔教给杀了。

  色公子对裘败天笑道:“裘叔叔今日可有福了,巴山派收了几个女徒,你是不知道上次我抓的那个胡姓小娘子,那可是国色天姿,我见犹怜,那李群山为了保那女子和我圣教大是拼命,若是裘长老抢了那胡小娘子,给李群山来一顶绿帽子,那可是有趣到了极点。”裘败天笑道:“老夫也听说那解雨温柔可人,华宝儿娇俏可爱,都是江南有名的美女,今日收了这两人,到时向老匹夫如何能杀自己的徒婿。”说完长笑不已。

  丁原山眉头一皱,不想和这一众人混到一起,这几日已和谭虎越走越近。下意识距离裘败天远一点儿。丁原山虽然也是魔教长老,却不想与裘败天这等人混在一起,丁原山曾在天山上看到裘败天将自己的儿子送与魔教中几位好男色的长老,是以对裘败天极极是不屑。

  裘败天老于世故,一见丁原山的脸色,心中早已明知,只是丁原山只是一个未流角色,他已不甚看重,这时裘败天武功好了大半,正想给丁原山一个难堪,让他下不了台。

  裘败天想到便做,一众教徒正在将尸体搬走,这本是下面的人做的事,裘败天对丁原山道:“丁长老,这些个尸体,莫要让别人发现了,你去搬动一下,也好让我等行路。”裘败天这个口气,好似在吩咐手下的一个小教众一般,这分明是要让丁原山不能下台。

  谭虎见状,立时道:“这等小事,如何让长老去做,裘长老是让向断石把脑子打坏了,还是要多多休息方可。”此时丁原山和自己一系走得近,正要努力为自己一系保护好人手。

  裘败天却将手一抖,一石子飞向谭虎,正打在谭虎腿上,石子入肉,发出“砰”一声,分明是骨头断了,谭虎的武功只是略高于色公子,皆因谭虎长于理财,得到讲经法王的的看重。若论武功,讲经系一直比长老系不如。裘败天武功在长老系中也是有名有姓的,当然不用怕了谭虎。

  裘败天敢于这么做,也是因为兽不凡在此,兽不凡是武功长老系的代带人物,自然会护着裘败天,但若是某一位白衣讲经法王在此,裘败天就万万不敢,讲经法王本身也许武功不高,但是讲经法王一开口,无数狂热的教徒便要扑上来将裘败天撕成片。

  丁原山转身将谭虎扶住,谭虎硬咬住口,不发一声,脸上肉扭在一团,却是极痛。

  裘败天作惊状,道:“呀、不想这几个巴山派的弟子竟然没有死透,临了还暗算了谭舵主,真是对不住。”又对身边一群教众道:“你们说是不是啊。”那群教众皆不言。显然是怕了裘败天。

  丁原山此时已决定入了长老系,当下亦不言语,想到自己数十年来忍气吞声,又见到李群山的豪情,心知自己以往的法子,根本就是错的,忍气吞声根本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到最后亦只有死路一条,当下大声道:“裘败天,你敢伤了谭舵主,无视吾等,今日与你见个高低。”

  裘败天满脸惊奇,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这等懦夫也敢向老夫大吼大叫,快快跪下磕头认错,不然你今日死于巴山派剑下,吾等可不是不救你。”这话分明暗示若是丁原山不服,即杀死丁原山,借口巴山派杀之。

  若是以前,丁原山倒真是跪下求饶命了,只是那一夜,与李群山撕拼数百招,李群山原本不是丁原山的对手,可是李群山豪气万丈,不惧强敌,勇智并用,也许武功上李群山输与了丁原山,但若是说到内心里,丁原山输得一败涂地。

  后来思索数日,才明白,武功技艺,终是未流,心若不直,万法皆败,李群山能武功大进,正是心无所曲的原因。

  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再好的武功,也要人使出来,就如同两个人打架,一个心中畏惧,一个心中无畏,那么即使那个心中畏惧的人学得再好的武功,也是用不出来的,丁原山武功并不差,只是心意被压住了,他的武功之所以不能进步,不是别人害得他,正是他心中的那些委曲求全的念头,害怕的念头时时在做怪,只是扔掉这些东西,丁原山才能百分百的挥实力。

  丁原山想到自己年青时一腔热血,也是一条好汉,只是杀了官差,不得不走脱,后来又得罪了正道让派,让人打上妖人的称号,最后当真入了魔教,从此后自己小心翼翼,便越是如此,越让人看轻,如今要和一采花大盗为伍,心中大是气愤,心道:“今日且全力施展一次,我丁原山也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

  当下大叫道:“裘败天,你真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不成,你不过靠从女人肚皮里采内力、靠买儿子讨好长老、靠添别人的脚跟才混一个长老之位,你这种人渣,活着便是侮辱某的眼睛,今天且让大家看一看,你裘败天是什么龌龊东西。”

  这声音传出,上百个魔教教众都听到了,裘败天的内力全靠从女子身上采补而来,也有将自己的儿子送给好男色的长老的行为,这些大家都是知道的,只是平日里谁也不敢说,丁原山大声说出,顿时气得裘败天哇哇大叫,要与裘败拼命。

  当着数百人,两人就动起手来,裘败天不客气,直接拼上来,朝着丁原山一掌挥出。

  两人掌力相接,地上震动,一众教徒让了开来,兽不凡惊奇看了一眼,发出“唔”的一声,道:“丁原山何时武功有如此进步。看样子,裘败天不如丁原山了。”

  实际正是如此,若是从前,丁原山也不敢打赢,赢了会有什么后果。会不会引起别人注意。今日放开心胸,十成武功,让裘败天吃不消了。

  两人又过几招。裘败天大喝:“兽长老,丁原山内力雄厚,若以你吸功法吸之,定然可以增加你的功力,快快来助我。”原来裘败天也看出自已不敌丁原山了,这名话,其实正是要兽不凡来帮忙。

  谭虎大喝一声:“来人啊”数百教众上前,正将长老系一干人围住,谭虎为讲经法王系在江南经营日久,根基不是几个长老所能比的。众多教徒张开弓箭,对准裘败天,若是兽不凡敢乱动,今天只怕还没有打巴山派,魔教自己就得内讧起来。

  兽不凡从舵带的金衣教众人虽然精锐,但是毕竟是少,眼见魔教内部将会有一场大火拼。而裘败天已然让丁原山打得只有招架之力了。丁原山连连前进,裘败天一身从女人身上吸来的真力那里及得上丁原山雄厚。

  内力,正是自己练出来的最好,从处部吸来的内力,终是比不是自己所练的精纯。

  听到裘败天的话,一直没有动的兽不凡动了,一跃身,竟然跃进场中,,却是没有去帮裘败天,一伸手将裘败天的衣领给抓了起来,反手便给了裘败天一耳光,在黑夜中“啪”的一声,上百教众都听到了这一记耳光,让裘败天糊涂了。

  兽不凡叫道:“你这饭桶,只会抢女人,快快给丁长老认错。”

  众教众皆愣然。其实此时兽不凡已然看出,谭虎死命的保丁原山,若是自己去帮裘败天,那么今天魔教众人就真的会自己干起来,那么攻打巴山派的图谋,那就真的是完全失败了。

  兽不凡冲谭虎笑道:“谭长老,我们不要再等了,立时攻入巴山派内罢。”对于刚才的事情,提也不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爱豆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巴山剑侠传,巴山剑侠传最新章节,巴山剑侠传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