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样的情况下,陈洪怎么敢怠慢徐光启?他连忙说道:“徐大人客气。”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入了宫殿。

  陈洪站到了自家皇爷的一侧,恭敬的说道:“陛下,徐大人来了。”

  朱由校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徐光启。

  这个时候徐光启已经趴在地上行礼了:“臣徐光启参见陛下。”

  “徐爱卿免礼吧!”朱由校摆了摆手说道。

  等到徐光启站起来,朱由校这才开口继续说道:“今日召见爱卿来,是因为朕看到了爱卿的这份拜辞折子。”

  说着,朱由校拿起了一份题本晃了晃:“是朕之过,朕忽视了爱卿。”

  徐光启闻言大惊,连忙道:“陛下何出此言?臣实在是身子不甚爽利,想要回乡静养。”

  对着徐光启笑了笑,朱由校叹气道:“徐爱卿,朕知道你心有怨气,只是朝廷事情繁杂,加上朕的身体又不少,疏忽了爱卿。”

  听着朱由校的话,徐光启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要知道他徐光启根本不是什么大官,也不是重臣,陛下如此温言抚慰,这让徐光启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么形容皇帝或许不合适,那就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能让皇帝礼下于人,这个事情怕是不好办。徐光启心里面直打鼓,也更加地小心翼翼了。

  “爱卿之心,朕心中明白。边事不宁,山河不靖,爱卿拳拳报国之心,朕是知道的。”

  朱由校继续说道:“既然要练兵,那就大胆的练,朕支持爱卿。朕等一下就会下旨,加封爱卿为都察院左副都御使,兵部侍郎,总督京营戎政。”

  这个官职其实也说的很明白,前面那两个都是加衔,总督京营戎政,这个才是最关键的一个职位。

  当然了,虽然是加衔,但这也是必须的。若是真到了必要的时候,她就不是加衔了。

  徐光启听了这话都懵了,直接升了这么多?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兵部侍郎?总督京营戎政?

  按理说升官是好事情,可是陡然从一个谁都不待见、谁都看不上的官员,升到如此高位,徐光启的心里面还真的有点打鼓。

  自己也不是陛下的心腹之臣啊!这些年的官路并不顺畅,现在的官职是詹士府少詹事兼河南道御史。

  “臣惶恐!臣身体不好,恐有负圣恩。”徐光启连忙跪倒在地上,大声的说道。

  朱由校看了一眼徐光启,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继续说道:“爱卿不必如此,朕深知爱卿能力。朕已经在京城为爱卿准备了府邸,爱卿回去之后就会有御医为爱卿诊治。旨意很快就会下达,爱卿别让朕失望啊!”

  “臣领旨。”徐光启心里面虽然依旧是忐忑不安,可是他知道自己这是推不出去了。

  何况自己心里面本身也不想走,为国建功,这也是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然自己也不会在通州练兵了。只是现在进入了京营,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练兵。

  想到这里,徐光启心里面百感交集。不过他也明白,现在也由不得自己了。

  目送着徐光启离开,朱由校有些无奈的坐下了。

  他原本想要将徐光启拉入魏忠贤一党的,至少名义上是这样。

  可是见到徐光启后,朱由校犹豫了,这样的做法不妥。

  徐光启是难得的无党派人士,那自己为什么不扶持一下他呢?既然如此,自己就不能将徐光启归为阉党序列。

  要知道自己不可能永远靠着魏忠贤,要着手培养新人啊!

  在朱由校琢磨着怎么培养新人的时候,辽东这边终于开战了!

  努尔哈赤下令对沈阳发动了进攻。

  作为炮灰先锋的蒙古人,扛着云梯朝着沈阳城的城墙冲了过去,后面努尔哈赤的八旗也都压了上来。

  熊廷弼站在城头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

  在城墙的下面是壕沟,都是那些蒙古降人挖的。女真人想要冲到城下,首先要通过那些壕沟。最简单的方法当然就是架云梯,将云梯搭在壕沟的两侧,然后从云梯上爬过来。

  “告诉弓箭手和火炮手,一旦建奴进入壕沟的范围就放箭放炮。”熊廷弼对身边的李荣光开口说道。

  很快先锋就冲到了壕沟的前面,云梯直接被搭上了。

  这个时候,沈阳城头上也响起了火炮和羽箭的破空声。

  火炮的铁球弹直接砸在了蒙古人里面,向前滚动的冲击力基本上是砸到谁谁就废了。

  同时还有开花弹,直接在蒙古人的阵中炸响了。

  羽箭也像不要钱似的射了下去,因为是抛射,基本上只要被射中就会被射一个透心凉。

  虽然城下也有羽箭射上来,但是仰射和俯射的差距是实在是太大了。

  战阵的后方,努尔哈赤看着这一幕脸色很难看,这些蒙古人虽然不怎么样,可是明军准备的很充足。

  面对这样的羽箭和火炮,别说攻击到城下了,即便是通过这些壕沟那就不是简单的事情。

  更何况明军还丧心病狂地挖了两道壕沟!

  想到是自己派去的蒙古细作挖的,努尔哈赤就更像是吃了苍蝇一样,表情那叫一个难看。

  “父汗,去辽阳的斥候回来了。”代善来到努尔哈赤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说道:“辽阳城也如沈阳城一般,挖了壕沟,还注水了。”

  努尔哈赤看了一眼代善,然后点了点头。

  事实上他也早就想到了,沈阳都是如此,辽阳能好的了?这个熊蛮子居然做起了缩头乌龟,还真的是让人无法下口。

  想到这里,努尔哈赤脸上的表情就更阴郁了。

  如果辽阳松懈,自己可以奇袭辽阳,至少将沈阳城的明军调出来,然后半路上打一个伏击。

  在努尔哈赤看来,只要明军敢出来,自己绝对能够打掉熊廷弼,打掉明军。可是看现在这个样子,明军是注定不会出来的。

  “父汗,不如围三缺一?”代善给努尔哈赤出主意,或许围三缺一能够让熊廷弼出逃呢?或者城中的其他将领出逃。

  一旦有将领出逃,那明军就乱了,到时候就能歼灭了。只要明军出了城,那就什么都好办了。

  代善觉得可以一试。

  ps:这周日,也就是1月12号下午2点,昏君要上试水推了。

  求大家接下来一周推荐票都给周周!

  有书单的朋友可以把昏君加入书单!

  谢谢大家啦!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爱豆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回到明朝做昏君,回到明朝做昏君最新章节,回到明朝做昏君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