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我儿子呢?我放在这边那么大一个儿子呢?前几天还跟亚比煞一样贤良淑德的儿子呢?

  怎么我一觉醒来他就说要毁灭世界?

  而且他的柱子也来了,应该算是真的了吧?那我到底该帮哪边啊!”

  罗玛尼:“我柱子呢?我放在那边这么大好几根柱子呢?怎么醒来就变样了?这长满眼睛的是什么玩意儿啊?柱子还是触手?”

  “那玩意儿特么是我的柱子吗!我的柱子要听从我的指示毁灭人类?我什么时候下过这么诡异的命令?”

  “而且……我的柱子骂过我是five,还在吓唬我老爸?什么情况?”

  疑惑的两人很好地收敛住了情绪,至少没有明确表达出来。

  而法厄同就不一样了,看到自己最喜爱的妹妹突然召唤出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反正看上去挺难看的触手。

  瞬间,他心态就崩了。

  “吾妹,汝……”

  法厄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很惊愕,自己这个可爱的妹妹,居然会召唤出这么个玩意儿。

  美狄亚看得出法厄同的惊愕,但是她没有去解释。

  脸上挂着一贯的微笑,美狄亚轻声问道:“兄长大人,怎么了?是否觉得这样的我,不配再当您的妹妹了?”

  法厄同听到美狄亚的疑问,也顾不得惊诧,连忙否认道:“不!不可能!不管汝变成什么样子,汝都是余的妹妹!这是来自吾等血脉的呼唤!哪怕双手冰封,只要汝一声轻呼,余必会张开双臂,去拥抱汝!把余最后的温暖,送给汝!”

  美狄亚微微一笑,突然觉得自己很傻,明明自己的亲戚都是这样地对待自己,愿意把所有的光亮留给自己,为什么当初的自己会愿意跟随伊阿宋去到外面的世界呢?

  想不通的事,美狄亚也不想再想了。

  都已经成既定事实了,再想也没什么用了。

  “兄长大人,说来很惭愧,我已经答应过那位王了,也就是说,我必须要在这里,把这些迦勒底的人全部消灭,防止他们去阻碍那位的计划。可是……”

  美狄亚微笑的脸庞难免浮现出了无奈的神色,她也不隐瞒自己的无奈,直接说道:“兄长大人您也看到了,这些迦勒底的人强大得可怕。那位持剑的少年居然能把赫拉克勒斯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说的是李太初,一剑六条命了解一下?

  虽说比不过魔法英仙拳一拳七条命,但也是很了不起了(滑稽)

  美狄亚的话还没有说完:“不止那位持剑的少年,他们还有强大的神灵级从者助战,不是那种花瓶神明,而是真正拥有神灵级战力的从者!”

  这说的是艾蕾,阿尔忒弥斯实际上并不是神灵级从者,她是用俄里翁的身份偷渡过来的,其代价就是力量被削弱,也就是比普通从者强一些。

  不过,俄里翁,可不是表面上的熊布偶那么简单。

  “还有……”

  美狄亚隐晦地看了不知道哪里,好像特别忌惮的样子。

  随后,美狄亚跳过了这个话题,好像直接插入了一个新话题,说道:“兄长大人您是太阳神,是象征正义的太阳神!为了人理,消灭我们这些反派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那么……”

  美狄亚走到法厄同的身前,拿起法厄同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微笑着说道:“请消灭我们吧!身为正义的太阳神!我和佛钮司,都会为了兄长大人新的神迹而献出生命的!”

  佛钮司:“……”

  什么情况?不是叫我来破坏和毁灭的吗?怎么转眼就要被破坏毁灭了啊?

  你跟我们老大说好的可不是这样的啊!

  ……

  懵逼的不仅佛钮司,咕哒子他们也是一阵疑惑。

  “怎么?这是什么情况啊?”德雷克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但幸好现在明面上主事的是咕哒子,德雷克便把问题丢给了她。

  咕哒子也是目光呆滞,完全想象不到居然会有这种反转。

  原本以为凭借佛钮司的力量,对付他们迦勒底的这些精疲力尽的从者们根本不算难事。

  而他们,却最终会在自己的英明指挥下,打败佛钮司,打败法厄同,打败美狄亚,最终取得圣杯,让这一个特异点回归正轨。

  可是没想到,对面的主力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在跟自己传说中的哥哥互诉衷肠了一番之后,居然打算把自己的性命寄托给这位哥哥,还有那个工具人佛钮司。

  也就是说……

  “再看看吧!如果真如美狄亚所说,我们有可能兵不血刃就拿到圣杯。反而要是直接出手的话,可能还会引起法厄同的恶意。”

  咕哒子分析地很到位,德雷克也找不到什么纰漏,因为她的直觉告诉她,法厄同和美狄亚之间的感情是真的——很让人羡慕的兄妹情义。

  德雷克的直觉一向很准,她也不想怀疑自己的直觉。

  而且,她也觉得咕哒子说的不错。

  哪怕她并不觉得法厄同会照着美狄亚的意思去做,但也确实,现在的法厄同还在可控制范围内,如果刻意激怒他,使他狗急跳墙,精疲力尽的她们,可不一定能战胜法厄同和佛钮司的联手。

  芙芙:“芙……”

  芙芙跳到了咕哒子的肩膀上,对那个小扑街经常遗忘自己非常不爽。

  叫了两声,引起了咕哒子的注意。

  “芙芙,你不是在船上照顾玛修吗?她怎么样了?”

  芙芙:“芙……”

  (玛修没什么事,烫伤已经快好了,再拖一段时间,她就可以继续战斗了)

  身为兽,芙芙是有说话能力的,她在时间神殿就明确跟玛修对话过。

  可是现在不行,现在的芙芙还是一只人畜无害的小吉祥物。

  咕哒子无奈一笑,她可听不懂芙芙语,但看芙芙这样子,玛修应该是没事了。

  阿尔忒弥斯:“啊!亲爱的,你快看看啊!他们两个的感情,跟我们一样坚固呢!”

  害!说什么感情,人家只不过是亲人而已。

  阿塔兰忒甚至还一本正经地吐槽道:“神话中,赫利俄斯是法厄同的父亲,是美狄亚的外公……为什么美狄亚会叫法厄同兄长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零点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迦勒底的跨次元剑仙,迦勒底的跨次元剑仙最新章节,迦勒底的跨次元剑仙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