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从何处来啊?”

  “拢右。”

  “远不远?走了多久?可有遇上有趣的事?”

  “也不远,走上大半年就到这了。要说趣事,真有些有趣的事。”

  他说:“有山名曰冀望山,往东南五十里,有座视山,山上到处都是野韭菜。山中有一口井,叫作天井,这井真真奇特。夏天有水且烫手,冬天则会干涸。”

  “夏日,你若是放一鸡蛋下去,能煮熟。放肉下去,也能烫熟。你说奇怪不奇怪?”

  “倒也挺奇怪的。”

  她猜想那地下不是有火山,就是有天然气。

  吴乾见她不怎么好奇,开始说了点别的,“一次误入神山,发现了一种野兽。形状像头牛,全身青黑色,发出的叫声如同婴儿啼哭。”

  刚说完又怕吓着了小姑娘,再看向她时,她还是神色在在,丝毫不受影响。

  “到了。”

  “陋室?怎么不是灵雨山庄?”

  苏灵雨多看了他一眼,率先走进院子。

  院子里沈明在煮茶看书,边上烧着火堆,他也不怕冷。

  苏灵雨暗示他进屋里去。

  “吴乾叔叔来过这里了吧?”苏灵雨问。

  “你不仅事先来过,还知道苏家里有谁人。你的目的不是混进苏家这么简单。”

  被王景行留下保护先生的武士,劈柴的动作放缓,开始调整劈柴的姿势。

  只要吴乾意图不轨,他便能与苏姑娘,一同阻杀吴乾。

  “你想杀谁?我爹?也只能是我爹了。我兄长与人无愁怨,且多数与乡里人往来,即便有愁怨,也不会有雇佣杀人。”

  “小姑娘,你何故这般说?”吴乾反问。

  “我闻到了你的杀意。”苏灵雨说。

  吴乾心中一凛,杀意,这个小姑娘居然闻到他身上的杀意。就故意带他到这里来。

  见着苏承启那一刻,他确实起了杀意,后面又放下去了。

  起杀意只是一刻之间,不曾超过十息。她是如何感受到的?

  看她年龄也不大,居然感受到他一瞬间的杀意,真了不得。

  吴乾吃一惊,问道:“你师承何人?”

  “沈浪。”

  “怪侠沈浪!”

  吴乾眼神有惊讶,有感叹,又有羡慕,最后是崇敬。

  苏灵雨知道这些变化,不是给她的,而是她身后的师父。

  “你认识我师父?”

  许久吴乾说:“江湖人谁不认识你师父?”

  “衣衫飘扬侠气多,步履洒落精神壮。侠肝义胆第一人,英雄事里有沈浪。”

  “曾有一子,天资聪慧,跪求沈浪收为弟子。沈浪不但不答应,还说他没资格做他弟子。江湖人都说他骄傲,高不可攀。”

  “如今看来,那人确实不如你。他不及你一半啊!”

  说起沈浪,吴乾是既感叹又崇拜。

  “既然你识破了某,那某就照实说。某来此是为了吴良勇。”

  “他?你想为他报仇?”

  “是也不是。”吴乾长叹一声。

  寻个地方坐下,让众人放松警惕。

  他说:“某与吴良勇是义兄弟,他从答应我,不在害人。我也曾答应他,为他报仇。”

  “来此之前,我一路打听。先是知道他死,后知道他死因。想着来见苏承启一面,要是苏承启是小人,便杀了这个帮凶,算是为义弟报仇。”

  “我爹如何成了帮凶?”

  苏灵雨让小童烧水煮茶,邀请吴乾喝茶。

  不知这里人知道多少,说出来会不会影响苏家人。

  他先问一句:“这里的人,你可都信得过?我要说的可涉及你父亲。”

  苏灵雨勾起唇角,感念吴乾是个汉子。

  在说隐秘之事还能为他人着想,想来不是个坏的。

  “信得过,你但说无妨。”

  吴乾喝了杯茶,这茶水真好喝,还想再要一杯。

  沈浪收的弟子果然通透,他才想再要一杯,她就给满上了。

  他说:“某问过陈勇,他将山里的事,都跟我说了。是你爹与李丹救下他,也是她们俩调查了吴良勇。因此揭开了吴良勇的过去。”

  “既然你知他十恶不赦,为何不揭发他,或是为民除害?反而包庇他,使吴良勇继续害认?”

  沈明于边上坐下,询问吴乾。

  吴乾一脸的沉痛,“此事说来也是某的错。五年前,我便发现他害人。罪不可恕。”

  “奈何某欠他良多,一时心软,劝他向善。他跟我发誓,绝不害人,且某跟他生活两年,见他真诚治人,不曾使坏。便以为他改过自新,才离开行走江湖去。谁知时隔三年,他再次杀人。”

  …………

  “那位侠士呢?怎么你上来比我还慢?”苏重问她。

  苏灵雨顿时感觉不好,她带吴乾到陋室去,忘记向家里人传话,让大郎背着便宜爹爬了山,实在是不该。

  笑着说:“他曾与师父相识,得知师公是师父义父,便留在那边不过来了。”

  “师公见他能说会道,便留了他下来,想来不会到我们这边来了。”

  偷瞄大郎脸色,见他不曾有异样,想着他不计较她没通报的事。

  “师公那边来了客人,可需送些吃食过去?”

  “无需,王景行回来了。他会处理好的。”

  隔壁小王可是外交高手,以往不爱搭理人,现在跟谁都能聊上。

  不仅让吴乾对他一见如故,还从吴乾身上套出了不少事情。

  “快来吃饭,磨磨蹭蹭,要天黑了。”苏张氏忙着端菜出厨房边念叨,“天黑吃饭,还不知耗费多少蜡烛呢。”

  家境富裕,谁都不为钱操心。

  花钱也不节省,便宜爹更是头号败家能手,连奶奶也享受了起来,倒是娘会念叨钱用得多。

  比较起来,这个家里头,只有苏重像娘,看重每一个铜板。

  看便宜爹与奶奶的做派,他们以前可能是小康人家出生,娘亲嫁人前家境不是很好。

  从奶奶使唤起仆人,教仆人规矩,理直气壮,从不手软可以看出。

  自家娘亲对仆人们客气得多,没有那么理直气壮。

  对比自己,虽然自己受到,很多自由平等的思想,在使唤人上也不手软。该别人做的,绝不自己动手,该动作就不动手。

  资本家到哪都是资本家,该享受还是享受。

  “娘,我出去一趟。”苏灵雨说。

  “怎么又出去,今天还有更新吗?”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爱豆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农家娇女有点泉,农家娇女有点泉最新章节,农家娇女有点泉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