疗仙宫坐落在玉屋山顶峰的一处凹槽处,呈环状嵌入整座山峰之中,四处凌空垂悬着怪状的巧石。飞楼琼宇,天外有天,万年古槐浓荫匝地,泥土溢出的味道散发着金丹药香。

  此处灵气乃是峰中最为浓郁之地,犹如灵眼,位置得天独厚,甚是适合仙草的生长,是以这里成为了历代医仙炼丹之处。

  宫内场中有一圆环,圆环中有一圆台,散发着紫光和烟气,烟气升腾而上与云雾连为一体。

  医仙张景尘早早立在此处,此外“水火二仙”与花仙莫知秋也同时前来,四人颔首互相行礼以示敬意。

  忽然响起了错落有致的脚步声,四人均回首一看,瞧见一名紫袍金冠,腰插玉笛面目和善的长者,面相瞧着约莫花甲之年,他身侧跟着两名仙童。

  “参见宗主。”众人均行礼参拜。

  他稍一抬手免了诸位的礼,而后来到正前方双手背后,长须飘拂,扫视着众人。

  这位慈眉善目的长者正是仙宗的宗主以及“笛门”的仙主,钟忘,修为“阳存境”,已步入第三重,在众仙之上。

  而他的成仙之路尤为坎坷,没有天赋,没有身家背景,亦没有高人指点,全凭自己一腔热血。登仙山,采仙草,访仙人,终于大器晚成在花甲之年历过天劫,得道升仙,之后乐善好施济世安民,在仙宗博得了好口碑,是以被仙祖封为了宗主。

  而他的玉笛并非奇玉制成。混沌开辟,夺天地之造化繁一灵根,灵根集天地之灵气玉化成竹。钟忘之笛是他成仙之时仙祖钦赐,并让其亲自取名,是以得名“悠忘”。此笛奏曲,可杀敌取命,亦可起死回生。

  “这圣城少主还未到场?”钟忘扫视一周并未瞧见昌焱的身影。

  众人面面相觑,莫知秋见他们不语,便主动答道:“少主年少,许是贪玩在路上误了时辰。”

  钟忘眉头一紧,又问道:“扇仙为何也没来?”

  “这...”莫知秋这回却说不出个所以了。

  “许是在路上遇见了圣城少主,二人一同贪玩误了时辰。”火仙洛阳解围的同时还打趣着,周遭人纷纷窃笑,缓和了气氛。

  众人等候了些许时候,终于来人禀报道:“宗主,圣城少主已到。”

  “快请进来。”

  片刻后昌焱在仙童的带领下走入了疗仙宫,他左顾右盼觉着这地界美轮美奂,与他这几日闲观的地界大相径庭。

  他来到场地中央,看到那圆环与圆台之中冒着诡异的紫烟,有些不敢靠近。

  钟忘率先开口道:“小公子前来的缘由老夫已托童子向你传达,你可还有疑问?”

  昌焱看向立在最前方的钟忘,而其余众仙与他一个角度面对这长者,他稍加辨析,便猜出这人十有八九是仙宗的宗主,笛仙。

  “一切全凭各位大仙吩咐。”昌焱恭敬道。

  钟忘点点头,并吩咐着自己身旁的童子:“带他去沐浴更衣。”

  昌焱一脸茫然,躲闪着朝他过来的二人,喊道:“怎么还要沐浴?!”

  “神气不清,灵魂不安,洁净身心达虚极之境,众仙才能为你施法疗病。”钟忘说道。

  昌焱听得一愣一愣,尽管没听明白,但觉着很厉害,于是点头随着童子行走,片刻后来到了一方浴池,底下全是烟雾,根本分不清虚实,不知深浅的他一时有些慌张。

  此时两名童子已备好药汤示意他沐浴,他有些难为情地缓缓褪去了衣衫,蓦地一蹦落入了汤泉里,水花飞溅到那两名避之不及的童子身上。

  只见昌焱有些羞涩地忘向二人,微微请求道:“您二位可否回避下...”

  两名童子错愕一瞬,一番对视,皆了然一笑退了出去。

  众仙正闲聊着,忽然一阵柔风吹起,荡出一股粉黛气息,只见一道清影蓦地瞬闪下来,那温柔秀气的面孔正是扇仙英萝。

  她稳了稳气息便上前颔首致歉道:“小仙迟到而来,望宗主恕罪。”

  钟忘一笑,“无妨。”

  洛阳侧头探过去嗅了嗅,抽抽鼻尖就打趣道:“嗯~这酒味儿,又从酒池过来吧?”

  英萝见他笑嘻嘻,微瞪他一眼没有应答,但脸色有些难为情,还伴随些许懊恼。

  她环顾后发现众仙皆至,唯独不见昌焱的身影,寻思着那人是没来还是已去沐浴更衣。但迟到而来的她不敢发问,与众仙同立静待着。

  一炷香时分过去,昌焱终于出现在众仙眼前,他一袭雪白轻袍,束起的头发并未做任何装饰。

  钟忘看他一身清爽,微微点头,忽然右手朝他一指顷刻一挥,只听昌焱惊恐大叫整个人腾至空中,下一刻便瞬移到了那圆台中。

  昌焱趔趄了几步终于站稳,瞧见自己身处圆台中央才惊呼出声:“真神奇。”

  “请席地盘坐,老夫与众仙即刻为小公子医治。”钟忘对他做了个手势。

  瞧他静坐,钟忘便对其余五仙点头示意,他们均颔首过后同时瞬闪到了自己对应的位置。

  只见围绕圆台的圆环呈五角之势闪出不同颜色的光芒,正是对应着五行。扇仙主土,花仙主木,医仙主金,水火二仙自然不言而喻。

  五人分坐,均同时展出手势,只见他们手中汇出云气朝昌焱打去,登时狂风大风,那万年古槐似要拔地而起,周遭热气升腾并伴随着气流声。

  钟忘见五仙就绪,腾空而起飞升到昌焱上空,双手对搓后朝他天灵灌注着法力。

  被六仙法力倾注身体的昌焱顿时觉着胸口炎热似有气流窜动,他呼吸渐渐变得急促,双眼也朦胧了起来,他强咽着口中那股呼之欲出的难受,并索性闭目。

  炎热之气越来越浓烈,惹得一旁的花木岩石均蒙上了雾气,矮岩边角滴答滴答落下的水珠似在记录着时分。

  香一柱接一柱的见底,时间往后推移,只见昌焱渐渐蹙起了眉头,额头已沁出了汗珠,呼吸越发急促,胸口那小指般的疼痛已变成拳头那般大。终于喉间的血腥堆积到顶峰,噗的一声大喷了一口鲜血,那雪白长袍登时染上了猩红。

  众仙见状,急忙收势,均手势一回沉于丹田,山川花木又归于平静。他们片刻后急忙起身,张景尘率先奔到昌焱面前,扶住身体摇晃的他,三指搭脉。

  “气流堵于丹田无法扩散,胸口阴气郁结与魔魄相互呼应,大凶之象。”张景尘喃喃念完便见其余仙人脸色一变。

  “咱们当下之急是将他胸口郁结的阴气驱除,若与魔魄相结,将有大难。”张景尘说完又焦急问道:“你能否再坚持片刻?”

  昌焱异常难受,听他语气显是十分危急的样子,便郑重点头道:“我能坚持住。”

  六仙再次对昌焱施展着法力,不过片刻工夫,他们的法力被昌焱体内一道气劲反冲,嘣的一声地动山摇,一道罩形气流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打出,位于昌焱上空的钟忘首当其冲率先受击,其余五仙也被接着冲击而起,六人均做了数个回旋落到地面。

  只见从他周身散出数道黑影冲天而起,须臾间如烟缥缈没了踪影。

  “‘驭影术’...”钟忘眼神微妙,喃喃道。

  与此同时的羡渊崖...

  月岚盘坐于卧榻之上,双手持在丹田处,只见她两掌之间有一团黑影在挣扎,时不时发出令人难以捕捉到的撕叫声。

  月追守在殿外,一手插腰一手持剑,有了前车之鉴的她面无表情警惕地向四周扫视,避免再有不知死活之人乘虚而入。

  殿内无风,可月岚的衣摆却在轻轻浮动,睫毛被流风带着一颤一动,只见她娥眉却越蹙越紧,忽一睁眼,双手一展,不知何处窜出的数道影子直逼她身,再一收势,那黑影们嵌进了她的身体。月岚闷哼一声,下一刻便扶着榻几大口喘着粗气,似乎很难受的模样。

  月追听闻声响,慌忙奔了进去,急道:“主人!你怎么了?!”

  回神的月岚两眼一瞪,喝道:“谁准你进来的?!”

  月追一惊,又惶恐行礼退了出去。见她离去,月岚才行气止住了体内那股不安分的至阴之气,但嘴角却挂起一抹阴邪的笑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爱豆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跑偏的修仙之路,跑偏的修仙之路最新章节,跑偏的修仙之路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